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10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在講某個選手很差時,會說他只值得拿一籃球去換。

lester8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繼本週興農牛隊林其緯後,投手與興農牛隊都相當不足的米迪亞暴龍隊以江柏青對上統一獅隊波特,很多人都想說統一獅隊是穩贏的,但是事實並不是如此,終場比數8:3米迪亞暴龍獲勝,統一獅連勝將軍波特破功,七連勝中止,而江柏青生涯第一次先發就拿下勝投,也算是小兵立大功的一個相當好的例子。

江柏青,這位大家印象中記得的左投兼側投的投手,從職棒17年被統一獅選上後,擔任一人左投的位置,2007年轉往La New熊隊發展,表現相當稱職,去年在熊隊的表現幫助中繼投手相當大的幫助,而也在季初與顏志中,鄭余亮三位換至米迪亞暴龍,當時被認為米迪亞暴龍隊吃大虧,但目前看來,似乎並不會有太大的吃虧,畢竟雖然損失一位王牌的中繼投手,以及這位投手的超高人氣,但換來的是尚未成熟的三位年輕投手,是好是壞都還是未定數。

而在歷年成績中,江柏青最多只投到50球上下,所以許多人都不看好江柏青這次的先發,畢竟就算去年在La New熊隊投出成績,但僅僅是第一年表現較長局數,並不怎麼準確;但昨天比賽成績出來後讓人感覺相當訝異,原來江柏青在順利的使用也能擁有如此不錯的成績,這讓米迪亞暴龍也感到相當訝異吧。

昨天比賽中,第一局就遭到統一獅的攻勢攻下一分,但第二局開始穩住,在隊友第三局先幫忙追平,第四局滿壘情形下,隊上的老大哥王傳家以清壘的二壘安打幫忙小老弟江柏青穩住軍心,這也是江柏青很少有的火力支援,加上今天投球中規中矩,前四局沒發生什麼大問題。

第五局首位面對涂壯勳被敲二壘安打,下一棒陽東益滾地球出局沒有推進效果,但下一棒的潘武雄又敲出安打攻佔一三壘,面對郭岱琦時投出保送,形成一人出局滿壘,面對的是布雷的難題,幸好投手教練上場穩定軍心,沒想到對江柏青成績最有心得的布雷,竟然以雙殺打作為結束,這好像在打超級馬力魔王時,已經到8-3關卻害怕所剩無幾的命用完無法挑戰過關,卻因為休息一段時間後,沒有耗到任何一條命破關的驚險,也在這樣的情形下,交由顏志中及李明進完成比賽,也順利拿下這場勝利。

端看這樣的情形,有點類似林其緯該場模式,也有點類似許多球迷所擔心的定位問題,如果江柏青是接受過調適才擔任先發投手的話,或許還可接受,但也希望是季前定位清楚的話,要做調整還是要有球數或局數上的限制,不要導致該位投手過度疲勞,往後才不會發生手酸或受傷的情形了。

肯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只是小小的感想而已。

這幾年台灣職棒轉播的賽後都有單場 MVP 採訪。緯來一直都以遠端式採訪。主播留在轉播室裡,而球員用一組耳機,多半是以無線的方式互相溝通。我想和導播用來和主播、攝影師大哥們溝通的設備大概是差不多的。

因為國內職棒規模仍然有點小,所以緯來能有那麼多台攝影機就已經很感動了,並不想強求要像國外那樣有一個駐場內的記者,隨時都可以去採訪一些人。不過,緯來的這套設備好像常常音量不夠,或是斷斷續續,尤其現場又有其它雜音,和球員的溝通往往不是很順暢。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這套設備完全失靈,徐展元主播情急下從主播室衝到場中才得以採訪當日的最佳 MVP 陳金鋒。事後好像 PTT 上有些雜音,質疑為什麼碰到陳金鋒就特別待遇,面對面採訪,隔日徐主播還在線上親口說明原因。

怪的是今天澄清湖鯨熊戰,又是陳金鋒當 MVP。結果這套設備又不太靈光。我看到工作人員在後面七手八腳的準備好另一套耳機,戴上陳金鋒另一支耳朵上。不過還好,原先那支耳機的故障即時排除了。我記得陳金鋒打少棒在善化的時候被王子燦教練打破耳膜。不知道戴到另一支耳朵上會不會反而更聽不到。

不過今天不是為了這套設備才想到要寫文的。以前不論是蔡明里主播或是徐展元主播往往會花了太多字問一個問題。甚至有時好像在幫選手出選擇題一樣,把選項一一列出。或者一個問題問完不等選手回答,又沿著同一個思緒繁衍出數個延伸的問題。結果選手往往連問題是什麼都忘了。

尤其是採訪外籍選手更是嚴重,即時翻譯其實非常困難。球隊的翻譯有時暫存記憶體沒那麼多,太長的問題就會出現沒有問到重點的情況。主播們可能平常夠少有採訪的機會,不過問題要如何控制應該是個重要的課題。

但是今天不是開文來責難的,雖然澄清湖鯨熊戰出現了一點設備問題,但是蔡明里今天問陳金鋒的問題都拿捏得恰到好處。讓我覺得國內主播不論在個人特色的營造上,或是轉播專業的程度(至少自己喜歡球隊輸球而讓失望之意流露出來的情況已經很少見了),果然一直都有進步。

蔡主播讓我激賞不已的的第一個問題是:「想請教陳金鋒,最近打擊率都維持得很好,但是常常打出安打後露出不滿意的表情,是因為覺得打得不夠好呢,還是身體不舒服?」

這個問題正是很多熊迷心中的問題。蔡主播觀察了很久,抓到了機會,用精簡而且婉轉的方式發問,真的一百分。整個採訪過程也讓陳金鋒講了很多十分細節的東西,而沒有出現一般流於公式化的球員回答。甚至連熊迷觀察到陳金鋒出棒時間點過早,變成只打得好內角球的情況也從陳金鋒口中得到應證。蔡主播今天讓人心服口服了。

後記:陳金鋒腰傷返回先發陣容後,揮棒的流暢度和時間點還沒有恢復到傷前的程度。但是這不代表投他外角就可以全身而退。陳金鋒只是比較抓不好外角球的 timing 而已(其實連正中的球都抓不太好),但是陳金鋒還是能把球拉成滾地穿越安打。在沒有回恢 100% 的情況下就已經佔據了各項打擊數據的鰲頭。

這麼不可思議的表現,有時還真覺得陳金鋒是個怪物。台灣的球迷能看到陳金鋒打球真的很幸福。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
一個離開棒球圈的朋友到世貿進場(COMPUTEX展覽)
當她拿著設計施工圖走進世貿
眼前走過一個熟悉的身影
兩個人還站定"四目相對"
這個人不是...(我沒在現場,但我可以體會那種尷尬)

這個場景
讓她不勝唏噓!
我想用"景物全非,人事依舊"來形容最恰當

她看到的那個人
是一位前職棒明星球員
從小就很有名
出身台南
打過威廉波特
是金手套常客
更是中華隊常客
因為"涉賭"永不錄用
以前在場上呼風喚雨的"球星"
為了生計當起"木工學徒"

她馬上打給我
訴說她第一時間的感受
從她的語氣我感受到的
不只是"監工"對"工人"的那種震撼
而是一個曾月入快30萬的球星
變成月薪不到3萬的搬運工

沒在球場展現金手套級身手
而是在工地當木工學徒
右手拿的不再是棒球
而是木工用的釘槍
如果沒有"涉賭"
杜哈亞運、世界盃、亞錦賽、8搶3資格賽、北京奧運
場上一定有他的身影

現在他唯一和棒球沾上邊的
只有搬東西時身上穿的那件"Nike Pro"
真的很諷刺!

又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職棒球員們
你們還要再收錢打假球嗎?

彥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名揚一時的『曹三封』曹竣揚,在5月28日中午遭到釋出,許多球迷都相當訝異,為什麼會被當作讓渡名單,許多人都相當看好的這位投手所釋出的原因,讓我來試著解讀看看其原因,但在解讀之前,我們要先了解曹竣揚之前的成績為何,為什麼大家對這位投手印象相當深刻。

會印象深刻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在職棒十年時,曹竣揚以新人姿態投出連續三場的完封,在開季出賽一個多月後,於1999年4月29日對上三商虎、興農牛、味全龍連續的三場完封勝,並且在第三場對味全龍完封勝時投出無安打比賽,當時的我是龍迷,對這場球賽印象相當深刻,連球員武建州偷點也都被曹竣揚完全抓住,毫無攻擊的機會,當時真是對他敬佩不已。

而且他在新人年,開季連續11場球賽先發上陣,場場投超過七局的表現,從三月初到六月初的表現簡直像鬼神一樣的恐怖,前65局僅僅丟掉10分,防禦率是有如Pedro  Martinez全盛時期的恐怖,到第九場先發才稍有爆點,但最終該年度投出四場完封勝,總共投了141。1局,防禦率是恐怖的2。48,成績是優異的11勝4敗,想當然爾拿下新人王之頭銜。不但如此,曹竣揚該年還拿下年度MVP、新人王、金手套三項大獎,風光極了。

隔年,曹竣揚出國到日本中日龍效力,卻因為傷勢所苦,僅僅在2000年於中日龍一軍比賽,三年的時間耗在二軍養傷的時間比在一軍的時間還多,2000他才24歲,就飽受傷勢所苦,無法將極具威力的球路展現出來。

2003年回到統一獅,開始擔任守護神的工作,擔任的也相當稱職,而在後援的工作
中,在統一表現的也算中規中矩以上,或許是因為去年擔任守護神的工作時,表現稍有不穩,在整年度僅僅拿下4勝7敗8次救援成功,並且有3場救援失敗,成績讓統一獅感受到不怎麼穩定的情形,而且今年因為有傷在身,僅僅投出1。1局的表現,讓統一失去想要繼續養他的念頭。

我的猜想是,因為統一今年從代訓球員中選到一位可以專任後援的球員叫做尤清韋,這位1983年出生,整整小曹竣揚7歲的投手表現的成績可以媲美,更何況後援戰力中還有一位投手叫做沈柏蒼,以及可以先發後援都兼任的林岳平,實在有理由不用去等待這位32歲的投手,但又有誰會認為自己隊上的投手太多呢?

我個人認為,除非曹竣揚的傷勢太過嚴重,需要休養半年或一年以上,不然都有值得養回來的可能性,隊上還有一位年齡與曹竣揚年紀相當,成績還差曹竣揚有一段距離,卻還留在統一獅隊的投手,你猜的到是誰嗎?









沒錯,就是高龍偉,今年成績也是短短的1局,年齡也是和曹竣揚一樣32歲,也和曹竣揚同時期進統一獅隊,去年也是因傷所苦投出生涯最低的成績,近年也是以後援為主,成績與曹竣揚比並沒有很好,既然高龍偉還能留下來,那曹竣揚也應該能留下來才是。

也難怪因為曹竣揚成績不錯,放入讓渡名單後,中職還有2-3個隊伍想要這位投手,如果統一認為投手太多,其實也可以藉由交易球員,換取其他隊二軍投手也可,不過既然已經讓渡出去了,我也相信一定會有舞台的曹竣揚,能夠在其他隊中可以繼續他的投球生涯的,我們就繼續期待曹三封的投球吧。

肯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因為阪神虎隊的平野惠受傷,讓今日(5/28)各大報章都在猜測林威助會很快回到一軍,但是5/27林威助才開始實戰練習,而且還不是二軍的正式出賽,只是和社會人球隊的交流賽,我對這麼快就把林威助推上一軍,心裡還有些擔憂。只是今日登上一軍的林威助在本季首度的打席就擊出安打,我有著萬千感慨,卻也感到莫大的欣喜。

kks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前”第四棒Vernon Wells進傷兵名單之後,Toronto的戰績是12勝6敗,球隊悄悄爬到美聯東區第三,雖然感覺起來、跟前面兩名還不能比就是,但也著實讓我們這些支持者high上一陣。跟一個朋友(同區敵隊的支持者)聊,他半開玩笑說因為你們的第四棒的位置找到合適的人選,所以球隊戰績上軌道?

當然要來認真看待一下。

Wells進DL之前的成績是.281/.348/.439,這種成績,算是平均水準之下的第四棒,他不在的這段期間,擔任過第四棒的選手有:
Kevin Mench 1場,打擊成績是.250/.250/.250。
Scott Rolen 17場,打擊成績是.270/.361/.365。

這有比較好嗎?答案應該很好判斷。敵之言果然不能輕信。

最近球隊成績不錯,可是Toronto的打擊並沒有變好,在Wells休養的這段期間,球隊平均的RS是3.67,比之前還差,看到有些報導說他們得分能力好像變強,其實這是錯誤的。就說上壘率好了,球隊整季的上壘率是0.333(在4月底的成績是0.338),但最近1個月卻只有0.319,幾個球員個人成績或許有拉昇、像是Lyle Overbay、Shannon Stewart(給他的機會也夠多了),但整個球隊卻是下降的。講到上壘率、這又帶出另外一個老問題,Toronto的第一棒還是非常弱的一個點,到底誰才是我們的解答?

最近球隊能把勝率拉到五成以上,重點還是在於投手的壓制力有發揮出來,近18場比賽下來的RA只有3.39,真是非常優異的數字。硬要說打擊方面有什麼地方讓人比較滿意,那就是贏下來的比賽、總有些球員可以跳出來當英雄。Rod Barajas、Gregg Zaun、Marco Scutaro,Stewart,要說是他們可以掌握機會也好、要說是運氣眷顧也好,總之能把球贏到手就好。Just run with it as long as we can。

真要說運氣贏球、也沒什麼不好,別忘了,這也要建立在讓有運氣發揮的地方。勞苦功高的投手群,感謝你們!

最近有趟頗硬的客場旅行,可要好好撐過去,繼續有打擊英雄跳出來吧。

又、話說也好久沒有看到Toronto的比賽了,下個月初有跟N.Y. Yankees交手的場次,真好,不用再盯gameday了。

chenshil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ets 戰績持續探底,原本預料中會拿到獎盃的校內盃賽意外中箭落馬,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難過的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ets 戰績持續探底,原本預料中會拿到獎盃的校內盃賽意外中箭落馬,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難過的了。

最近更新的頻率很低,除了校內課樣繁忙外,另一個原因是我接手了壘球隊長的工作,這個職位除了可以讓你盡情享受比賽調度的爽感,還可以讓你更深一層認識棒壘運動,讓自己在寫作之餘還不至於淪為棒球人口中所謂的嘴炮。

這陣子,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一些以前我對棒球的想法,那些想法是否正確。

壘球其實就是棒球的簡易版,一些在棒球界混不出名堂或是已屆退休年齡的球員會轉戰來到壘球的領域,扣除一些自以為壘球很簡單而跑去打棒球卻吃鱉的學生球員,其實大部分的人在壘球場上的成績都會比棒球場上來得好。

兩種球類最大的不同在於投打之間的差異,棒球球速快,變化球犀利,壘球球速慢,變化球威力如何仍有待商確;棒球和壘球的擊球點有所不同,有些打擊不甚理想的棒球員在轉戰壘球場後攻擊依舊不振,因為他們無法領悟出兩種球類之間的揮棒機制有所差異;壘球比棒球多一個守備員,那個位置叫做自由手,顧名思義,你可以將他擺在場上任意一個位置,通常是在二游中間後方,或是採取四個外野手的防守陣勢。

我和大多數的人一樣,棒球感覺起來的確比較困難,不過就某些技術層面而言,壘球還是有一些些的難度,也許是台灣把壘球當作是技術性球類在玩,在比賽過程中激烈程度其實和其它球類運動差不了太多,對我個人來說,壘球實在是太大顆,對手掌不是很大的人來說,其實是個不小的挑戰,在扣球不深的情況下,相對地暴傳機會就因此提高,另外,壘球由於不能盜壘的關係,所以上壘後腳得一直待在壘包上,不能離壘,也因此增加你跑壘啟動的困難。

某些厲害的投手在不限高度的比賽中可以把球丟到兩三層樓高再以幾近垂直方式落下,這也增加了擊球的難度。

以上壘球的困難處對我個人而言尚能克服,其實最大的難處在於:由於一般人都過於把壘球小兒科化,也因此在練球之餘,還得忍受旁人異樣眼光看待,在不想被當智障的情況下多少會影響到練球意願。

上面簡單介紹了兩種球類的差異,其它的就不說了,大抵來說整個比賽的進行模式幾乎一模一樣,因此底下我想以專職壘球人、業餘棒球人的身分來看待棒球場上的一切行為,如果正在看此文的您有覺得任何不妥,就建議您別再繼續看下去了,因為接下來的一切言論在您的眼裡可能就會像一個剛上幼稚園卻硬要跟大人談政治的小孩行為一樣,浪費您的寶貴時間。

也許你會問,我們這些非職業球員並無薪資機制,基本上的立場就已經不一樣,討論起來是否會失去意義?不會。切記,職業球員之所以會成為職業球員,是因為他們熱愛棒球,打棒球又能賺錢簡直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再好的聯盟結構,並不會促使一個人因為想賺錢所以跑來打棒球。熱愛比賽的心是相同的。

排棒次的哲學

排棒次對於整季比賽勝負影響之小已經不是秘密,且大多數人都能接受這個還不算新穎的觀念,不過若你親自走一趟台灣的棒球場,你會發現那群從事棒球運動的人口竟有 99.9% 的人還是一致認為最好的打者應該排在第四棒。

大多數人並不像我們在閒暇時間選擇窩在電腦螢幕前當棒球宅男,Win Share 之類的數據是什麼?能吃嗎?

在我的隊上,有些球員就是愛打某些棒次,一旦離開該位置打擊馬上軟掉,某位 A 學長就專打後段棒次,六棒以前完全不行,屢試不爽,另外,某些球員你把他抽離中心打線,他也會失常,這回不是心理壓力問題,是他不爽打擊,換而言之就是故意擺爛。

理論上,排棒次對進攻而言的確沒什麼顯著效果,不過心裡層面的影響卻出乎意料之外地大,試想,假設某天 Mets 故意把 Jose Reyes 排到第八棒,他老兄會不會不悅?成績會好嗎?

教練腦殘?

這篇可以先參考一下。

在看過打擊數據後,你有可能會說,A 學長表現還算可以,棒次還這麼後面,隊長是不是腦殘?

也許你更應該想想某 MLB 西岸球隊的某快腿球員的經紀人要求球隊給予出賽機會的例子。

在 MLB 中,managers 對整季比賽的影響力的確沒有想像中的高,但很多時候 managers 是輸球的代罪羔羊,在找不到輸球原因之下,managers 通常會是第一個被想到的對象,我們都知道教練常常沾球員的光,但在更多時候,球員的腦殘表現會讓教練看起來更為腦殘。

我很少會去批評哪位教練為什麼不讓哪位球員上場,因為有些原因是只有球員跟教練才知道的,外界並不知情。

士氣和團隊效應可以幫助球隊贏球?

贏球可以幫助提升士氣,輸球則會降低士氣,在一般的狀況下,士氣並不能幫助球隊贏球,這樣的名詞是記者自己創造出來的,用以搏取新聞版面,這樣的觀念也已經逐漸被大眾所接受。

不過,對於那些有打球的球員來說,士氣真的不存在嗎?

個人在加入球隊第一年時,本隊是廣被公認為全校系隊士氣最糟的,教練認為,我們的比賽太安靜,太過閉俗,完全沒有一支團隊該有的氣氛,正因如此,我們的比賽常常在第一局打完後就結束了,零比五、零比六或是更高的比數差距讓我們提不起勁,也的確,事後回想,我們確實是一支輸多勝少的球隊。

今年的盃賽,陣容和一兩年前相比甚至更差,某些主力皆已經畢業,不過我們的球賽反而比以前精采,原因無它,我們做了改變:學著怎麼享受球賽。

以往,我們都太在乎勝負了,一局爆完便自行蓋棺定論無法贏球,幾乎確定勝負的比賽也就不再專注,經常是大比分差距被提前結束比賽,今年,在學會如何享受比賽後,我們也可以在一局打完零比九落後的狀況下逐漸逆轉比數,進而求取勝利,我和幾個創隊元老級球員真的覺得今年的比賽氣氛變得不一樣了,大家還是希望贏球,但是整個團隊是開心且愉悅的。

吶喊、鼓譟、感擾對手節奏和奮力撲接,這些都是以前不曾見到的,今年的比賽每場都令人難忘。

MLB 的主場優勢不也是士氣的一種展現?觀眾賣力為主場球隊加油,盡情地幫客隊倒喝采,多少都會影響到場上球員的表現,也許改天你也可以試試站在投手丘上的那種壓力,自然就會明白。

和霸氣一樣,這些看似存在卻又摸不到的現象一直被人們討論著,也都一直沒有正確答案,我想每個人的對那些詞彙的定義都不一樣,硬是要討論出正確答案似乎還蠻無聊的,不過至少我有身體力行,且已經找到答案。

捕手可以影響投手成敗?


我不是很喜歡和隊上某位捕手搭配,我在想,如果現在打的是棒球,我會討厭他更多。

但願他不要看到這篇。

很多時候,尤其是最近三勝七敗的低潮,我都很想針對 Mets 某些球員大書特書一番,不過後來還是會想想自己在比賽時的經過和經驗,最後就會收筆止住,不再發文,我想這可能是我文章立場一直不明確、不夠精采的主因吧?
文章標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9 Thu 2008 19:09
  • 祝福

知道大帥被放入讓度名單裡,還是忍不住感傷了起來。我錯過了曹三風的年代,一切只能在傳說中回味。雖然,在我愛獅子的旅程裡,我也親眼看見過,他的好表現。但是,畢竟惱人的傷痛沒那麼好擺脫,年紀的增長和新秀的出頭,把他慢慢的推離群眾的焦點。

有時候,剩下的只是投不好的無奈和球迷的批判。

功臣猶在,但期許已經沒有存餘多少。

然後,看見轉隊之後的芹菜,在擔負守成的重責之時,不負教練與球迷的期盼,重新尋找到自己的價值。而部分的球迷,開始這麼猜想,如果大帥到了其他的球隊,會不會也有不一樣的面貌?

球迷們不是不講舊情,不是習慣待了這麼久的人,就這樣離開。

但是,如果繼續沉寂下去,始終都不見樂觀的改變,到最後退出職棒這個圈子,我們寧可希望,大帥,你去別的球隊。

也許,就因為這樣,因此可以從鑽不出去的困境裡,找到新的出口。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我想,我會從不捨的辛酸裡,變成喜極而泣。

儘管,又有不少球迷說,年紀和傷勢,還是會讓你重新出發的腳步,一樣的坎坷蹣跚。

但是,祝福,是球迷的責任之一。

也希望你,可以正面思考,把這一次的後退,當成前進之前的準備。

重新再起,因為世界還沒有變暗。

大帥,祝福你。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台灣,幾乎人人是棒球這運動的看球高手,所以早已嫻熟此道的朋友可以將本文省略掉啦!不過如果是剛接觸MLB,看那些英文統計表看得一個頭兩個大的朋友,不妨參考一下喔!

NEWLEO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性是件很難克服的事。當人遇上對手很強的時候往往會變得更保守,只求不要犯錯就好。我個人覺得面對一個強勁的對手,只求不犯錯絕對是不夠的。你必須比對手更好,比對手更拼,比他更耀眼,讓對手反而保守起來。

不知道運動選手,尤其是單人球類運動的選手,如網球、乒乓球、甚至撞球選手會不會同意上面的說法。甚至投打對決也應該是一樣的吧。當你碰到一位火速直球又控球精準的投手,如果只是想著不要被三振,試著把球確實碰進場中就好,結果真的會比較好嗎?

也許吧,但是一個傑出的選手絕對不會這樣。對投手投得快,傑出的打者如陳金鋒、布雷就要揮得比對方更快。相對的,如果打者可以一棒擊沉投手,傑出的投手如潘威倫也會毫不客氣的硬塞快速球給你打。這才是傑出的運動員,有他們才讓運動扣人心弦。

如果我們沒有這些真正傑出的運動員,只有碰到強打就一直投邊邊角角直到保送的投手,遇上強投就碰出一堆內野無力的滾地球的打者,那運動還有什麼魅力?

如果上面的一堆中華職棒的例子讓高尚的人看不下去,就換大聯盟的例子聽聽吧。Eric Gagne受傷前,如日中天拿下塞揚獎的前後幾年,我現場親眼看到多次他在 9 局下戰況膠著時,碰上了當時同樣如日中天的 Barry Bonds。

Gagne 沒有為了自己連續救援成功的紀錄故意保送 Bonds,他操起了 99mph 的速球,塞進了好球帶極難擊中的位置。而 Bonds 也毫不保留的揮擊。有時 Gagne 握著拳,頭也不回的走下投手丘,有時 Bonds 把小白球打進深漆黑海灣裡,在全場的觀呼中慢慢繞完四個壘包。

也許有人會說兩個不過都是藥蟲,將那段時勢逼人的棒球共業全部推卸給球員個人去承擔。但對我而言,在場上面對堅難考驗而毫不退縮,大膽的挑戰對手、也挑戰自己,正是真正的職業運動精神。

而一個棒球的團隊難道就不需要大膽的挑戰對手、也挑戰自己嗎?難道從單人變成團隊的時候,保守的不要犯錯反而成為教練團唯一的要求?球迷在單純的輸贏外,不也在追求那份不怕做錯,全力出擊的感動。

La new 自從奪下 2006 年的總冠軍後,反而給我一種重要關頭害怕失敗的感覺。越是重要的關頭、對手越是強勁,反而戰術越保守。只要對手是統一,觸擊戰術、好用投手天天用,好像瞬間職業棒球觀念退步了 19 年,回到了職棒元年大家都懵懵懂懂,拿業餘那套在打球的感覺。

穩扎穩打是春訓的口號。碰上了像統一這種球隊用保守戰術是否真的有效?把一天前才投完兩局的投手再推出來投兩局,就算贏了球迷是否真的就高興?既然不論如何調度都一樣難以預料結果,麻煩就做些合理的調度吧。




題外話,今天是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的生日。分享他的詩句:


勇士當為義鬥爭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8 Wed 2008 00:12
  • 放火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是不是獅隊的打擊太過於保護投手了呢?當初就因為投手群的不穩,不想讓我們的後援成了別人反攻的契機,所以多麼希望在獅隊猛烈的攻擊之下,讓大幅度的領先成為投手群的屏避。

其實球迷有這樣的心態,固然是因為豪打看了痛快,其實也是參雜著些許的消極。

每每看見先發退場,後援搖搖欲墜的在投手丘上硬撐,總是給人很大的恐懼感。

接下來,不知道在對方的反撲之下,會送出多少分。這是要讓人家來個歡歡喜喜的逆轉局嗎?

總是在這樣守成不易,到頭來終究痛失江山的劇情之中,讓我們從中體會,人生的悲喜哲學。

所以,只能寄望多贏一點,到手的勝利果實不會被放把火燒得乾淨。

就是因為對後援沒有信心,所以只能期待先發的穩定和打擊的猛烈。

但,是否在這樣強大火力的壓制下,投手們已經被保護過度?

沒有在嚴厲的磨練之中,讓自己快速成長。卻在一次兩次的失利裡,就這樣把自己的信心,隨著被打出去的逆轉安打,越飛越遠,追不回來。

沒有在這樣危急艱困的態勢裡,挖掘一點靈感,把自己或他人早已診斷出來的毛病,一一下藥診療,徹底根除。

所以,在別人更加認識你,徹底了解你的弱點的時候,你卻迷失了自己,忘記自己以前怎麼做,才可以做得那麼好。

是不是因為太習慣,球隊贏太多?

難道,再好的投手,走不出困境的時候,永遠只能仰賴打者的保護?

在他們不知道要贏到哪個程度才算安全,在他們終究有疲累的時候,有什麼才可以保護這樣一支投打皆弱的球隊?

如果,球迷願意再相信你們一次,試問,你們要做什麼樣的準備,才能在下次上場的時候,回饋我們的信任呢?

投手們,加油吧。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的初體驗是最奇妙的,尤其是在興農牛這個球隊中,原本被定為守護神的新秀林其緯被推派上當先發,更是許多人都意料不到的事情,這個消息在昨天中華職棒網站上一公佈後,許多球隊的球迷都議論紛紛,因為不知道這樣對球員是好還是壞,

尤其在5月24日星期六還出場中繼一局,不知道是否有影響到他投球的威力,幸好威力不算影響太大,今日主投6。1局85球的表現,雖然失分原因是被敲個人首發全壘打(兇手威納斯-前誠泰威力斯),但好壞球60-25的優異表現讓教練團也相當滿意,在領先情形下下場,但中繼差點保不住戰局,最終在驚滔駭浪中以4:3獲勝,個人首次先發勝投成功到手。

圖:林其緯的投球,讓大家很『舒湖』


林其緯這位在四月份後援表現,差點有機會拿下新人首月MVP的成績,雖然功敗垂成,但犀利的直球讓球迷大呼過癮,在這場轉任先發的投球中,前五局的表現是相當優異,速球的速度是140公里上下,最快速度還有到146公里的快速直球,這在興農今年前已有好一段的時間沒有出現了(去年本土投手有到145速球的應該算是陽建福了),他優秀的直球搭配拿手的曲球在上個月也已經展現出來,如果不要過度操勞的話,肯定是一個A級以上的投手,甚至以新人姿態拿下守護神都有可能,但在這場初體驗中,面對頗有心得的中信鯨隊,前五局僅僅被敲出五支安打,雖然與上次後援上場四局投出9次三振的成績有所落差,但這就是先發與後援的差別,需不需要調整體力做後面局數的準備,因為中繼後援可以盡其所能的投球,但先發需要調整狀況來做調配體力,這也是投手教練在五月初說明要交給本土投手做先發的調整時間後,首次讓林其緯成為先發所改變的行為。

林其緯的高三振率也在這場中稍微下降,今天主投6。1局投出4次三振,與他之前後援29局35次三振有所差別,這就是先發與後援的調整不同,保持一定的穩定姿態投球,在第六局的時候就稍微看見疲態,因為最快球速已經降到141公里,五局投完已是他在一軍投球最多投球數68球(最多球數就是3月30日對中信的四局60球),也難怪在六局投到79球後,許多球迷都認為應該要下場休息了。

但不知是投手教練故障還是鬥志使然,林其緯在第七局再度披掛上陣,當投到第一位打者李義偉5球解決後,大家才發現林其緯早已負荷過量,手指起水泡才換下來,換上蔡明晉投球,雖然在八局上半被追到3:4緊張局面,九局換上郭勇志也差點被逆轉成功,但終究結果是好的,林其緯不但拿下勝投,還是一個優質先發的演出,讓牛隊教練團對林其緯這個年輕小夥子更有信心。

其實我不怎麼贊同這位林其緯年輕投手轉任先發,因為在目前興農牛的投手調度中,可以先發的人有余文彬、陽建福、班尼歐、沈福仁,無須再動用第五位先發投手(要的話也是新洋投,不要是克隆尼就好),但教練團喜歡將這位擁有後援相當優秀實力的選手轉任先發,球迷也無從干涉,但希望的是,在後援轉任先發的同時,後援戰力顯得更加薄弱,是否讓教練團們認為多一位穩定的先發投手比較划算,還是後援戰力堅挺無比的無敵比較划算,那就要看教練團們怎麼認為了。

肯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那個年代,沒有王建民和實況野球,負責餵養我饑餓靈魂的,只有三級棒球的捷報,和這套「青少棒揚威記」。

有一個畫「好小子」的哥哥千葉徹彌,係出名門的弟弟千葉亞喜生這部傑作,同樣也成了當時我們的課外必讀。1972年在日本「月刊少年JUMP」連載,原名叫キャプテン(Captain)的漫畫,想必非常風行,連鈴木一朗和王貞治都看過,遠流出的中文版取名為青少棒揚威記,忘了是怎麼出現在家裏的,大概是哥哥買的,我前後總共看了不曉得多少遍。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上次玩了過五關的 5*16 組合全部中之後,我就幾乎都玩這種組合了,一注10元,每次就花160元。如果對比賽勝負有信心的話,才會多花一注100元玩 4*1(連過四關) 或5*1(連過五關),因為玩4*1或5*1,各場賠率相乘下,會賺得較多,但只要一場沒中就掰掰,所以,如果剛好是第一場賽事就「殘念」,投注單就又變成廢紙一張,就失去樂趣了,可惜的地方在這。

阿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改個名,運氣真的會變好?相對於洋基隊這陣子戰績持續不振,經常在美聯東區墊底的魔鬼魚隊,從本季開始把隊名前的「魔鬼」除掉之後,頓時「光芒」四射,戰績一路竄升,截至五月十八日止,不但登上東區榜首,勝率甚至高居美聯之冠。於是有人如此形容:這支萬年大爛隊,今年似乎要從谷底翻身了。

姑且不論成軍才剛滿十年的這支年輕隊伍,是否承受得起「萬年」這頂大帽子,然而可以確定的是,「大爛隊」這個封號絕對不能與它畫上等號,甚至把範圍擴及大聯盟過去、現在到未來的所有球隊,也都與爛隊完全扯不上邊。

當然,對一支團隊薪資總額超低,長年在洋基、紅襪陰影下艱苦討生活的球隊而言,買不起大牌球員的結果自然是難以拉抬戰績,但是別忘了建仔剛升上大聯盟時,面對媒體詢問他為何老是對付不了後段班魔鬼魚隊時,曾經簡短而有力的回答:「他們也是大聯盟球隊啊!」雖只短短幾個字,卻足以點醒許多人心中的迷思。

接著,再看看建仔隊友吉特對眼前的光芒隊所下的評語:「他們與以往最大的不同,是全隊看起來充滿了自信。」請注意,這位洋基隊的領導者剖析敵營異軍突起的原因,並不是他們的實力「變好了」,而是隨著年輕球員逐漸成熟,信心也跟著「變強了」。別忘了建仔早就替這群可敬的對手掛上保證,球迷還需否定甚至嘲諷彼等實力嗎?

換言之,在大聯盟,只有「戰績好」與「戰績不好」之分,而無「強隊」與「弱隊」之別,既然兩聯盟三十隊都是由萬中取一的頂尖好手組合而成,哪來的「爛隊」?如果光芒隊真是所謂的爛隊,那該隊今年在陣容沒有明顯補強的情況下,為何戰績可以一飛沖天?

當然,球季還很長,未來戰局會如何演變,誰也說不準,不過這個例子至少可以為台灣棒壇長久以來的積習帶來一些啟示:每逢重大的國際賽總是喜歡先將對手分類,區隔出「強隊」與「弱隊」,然後再用不同的作戰心態與調度方式應戰,結果千算萬算不如天算,經常會一不小心栽個大跟斗(雅典奧運輸給義大利,就是許多球迷心中的最痛),然後在大家心中留下一個大問號:弱隊真的那麼弱嗎?強隊就一定恆強嗎?(一樣是雅典奧運,日本輸給澳洲就一舉推翻了這種論調)

其實,賽前先把對手分門別類,說穿了就是一種嚴重缺乏自信的示弱行為,也就是缺少了吉特所說的「自信」。因為信心不足,所以才會畏首畏尾機關算盡,如果改變戰略思維,拋開強與弱的框架,既不看輕敵人也不心存僥倖,就不會出現「爆冷門」這種既不合情又不合理的形容詞了。

所以,往後別再用有色眼鏡來看待排名落後的隊伍了,其實他們真的一點都不爛,只不過是在有形的勝率上不如別隊罷了,至於無形的戰力,還是那句萬年不變的老話:比賽,要打了才知道!

本文原刊載於新新聞週刊 (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rowing great doesn't mean pitching well, and vice versa. throwing的目的就是要丟出有威力的球,而球的威力可能來自於速度、尾勁、變化幅度、銳利度等等不同因素,而pitching的目的則是解決打者、防止失分,而要達到這個目的則在除了球威本身之外有更多的可能影響因素...

前一陣子在THT上看了Paul Nyman以Zito為主角的一系列文章,文中他提到了一件事:"pitching mechanics"其實是"throwing mechanics"的誤稱,所謂的pitching mechanics其實並不存在,也就是說只有好的throwing mechanics而沒有好的pitching mechanics這種東西,這當然只是一個名稱上沒有什麼重要性的問題,但是在觀念上,這個說法是對的,不過所謂好的pitching mechanics其實未必不存在,但是第一,沒有人能知道什麼才是好的pitching mechanics,第二,好的pitching mechanics未必會是好的throwing mechanics,而後者才是投手要追求且有辦法追求的,所以暫時我們姑且可以說好的pitching mechanics並不存在。

"You can throw a baseball without pitching it, but you can't pitch a baseball without throwing it."

Paul Nyman的文裡有這樣的句子,這個句子看來很直觀,在pitching和throwing的差別上,Paul也有一句滿貼切的闡釋:"Pitching is doing everything necessary to defeat the batter. An important (most important?) aspect of pitching skill is throwing the baseball."。如果用中文去說明pitching和throwing的差別的話,throwing的目的就是要丟出有威力的球,而球的威力可能來自於速度、尾勁、變化幅度、銳利度等等不同因素,而pitching的目的則是解決打者、防止失分,而要達到這個目的則在除了球威本身之外有更多的可能影響因素,例如配球、策略、進壘點、出手動作的難以掌握度、心理狀態、甚至看管跑者能力等等。一個投手可以丟出威力十足的球仍然不斷失分,也可能球威普普但就是能夠守住分數,這就是會丟球和會投球的差別,當然有部分東西在這兩者之間仍然是處於灰色地帶難以區分的,類如控球,好的throwing mechanics或許可以幫助你有更好的控球,但是一個可以幫助你控球但會降低球威的mechanics是不是好的throwing mechanics?還是應該要保持威力,靠著其餘的方式來獲得更好的控球?所以控球該算在throwing skill還是pitching skill裡面並沒有一個很明確的界線。另外也有像看管跑者或者守備這種,跟解決打者並無關連但卻跟防止失分有關的東西,這究竟算不算在pitching skill裡面也是個定義上的問題。由於有這些東西的存在,所以在說明時就很像球種這東西一樣,有大致的規則或輪廓但無法明確說清,重要的是觀念要清楚自然就不會在語意或用詞上搞不清楚而弄得一團混亂,就好像學語言時的文法一樣,不管文法怎麼寫怎麼規定,有規則必有例外,同樣的字不同的地方就可能有不同用法,不可能在文法上全部寫清楚,而必須要靠經驗和語感來作為導引。

另外在文章裡指出另外一個很有趣的點,很多大聯盟投手,尤其是左投手,並沒有一個很有效率的throwing mechanics或者並未良好的運用自己的力量來丟球,如他所提到的Denny Neagle和Mark Redman,即使對throwing mechanics沒有研究,我們也可以同意Neagle的動作看來並不是非常的"漂亮",而Redman甚至可以用很鳥來形容。我想一個投手的throwing mechanics只是一個自然演化、物競天擇下的產物,我從小並沒有接觸專業的棒球訓練,唯一比較正式的棒球經驗也只是在大學的校隊裡,但是從我所看到聽到的,加上對台灣"專業教練"的瞭解,我想一個小球員在成長的過程中並不會得到多少好的關於mechanics的指導,頂多是被提醒手要提高,跨步要大,腳跟要蹬板等等其實未必正確的簡單提點,投手的mechanics的形成還是本身透過經驗和試誤法所慢慢進化而成的,而即使在美國,小朋友打的是快樂棒球,沒有球場如戰場的壓力,加上美國不像亞洲這樣莫名地重視"姿勢的標準性",我想也不會受到過多的修正和指導,所以到了二十歲上下準備進入職業系統時,投手的mechanics僅是在打球經驗中自己演發出來的東西。而那些能夠受到職業球團青睞的,自然是那些在本身的talent和mechanics結合後是一個好的thrower的人,也就是有潛力成為好的pitcher的選手。

最後在大聯盟裡成功的投手,未必是很棒的thrower,但是越好的thrower自然有越高的機會成為好的pitcher,因為他們有越好的foundation來build on,但是即使缺乏一流的foundation,如果能夠在其他的因素上有很好的表現,自然也可以擁有好的結果。在過去,好的thrower基本上被認為是擁有好的velocity和好的off-speed pitch的人,但是在過去的這個decade裡面,fastball系列的發展和成熟給了投手另一種可能的發展方向,即使沒有優異的速度,如果你能丟出一顆優異的sinking或cutting fastball,一樣可以擁有很好的威力,提供你成為好的pitcher的很好的foundation,但是關於球的sinking、cutting跑動尾勁在英文中稱為movement,在off-speed pitch上球的變化軌跡也一樣被稱做movement,而我們肉眼一般所見到的magnitude of the movement,也就是是球的跑動"幅度",但是因為英文great在語意上同時有好和棒的意思,所以當我們聽到某個投手擁有great movement的時候,大多時候是指球的跑動幅度很大,這就造成了一個"幅度大"等於有威力的誤解,great(大) movement不等於great(棒) movement,是movement的不可察覺性也就是所謂的銳利程度(sharpness)決定了球的威力,變化的幅度有影響但不是最大關鍵。但大多數的人不懂得這一點,就如同前一陣子有一篇又是因為王建民而常被提到(what else could it be?)的文章Wang:Sultan of sink?裡,作者說道:

"While throwing one of the harder sinkers in the league (second only to Fausto Carmona), Chien-Ming Wang’s sinker actually sinks less than any other member of the test group. This is certainly a surprising observation."

Well,對於說出這句話的作者,我只能提出兩個可能,一是他沒看過王投球,二是他沒看過其他sinkerballer投球,三是他跟台灣的教練一樣看不懂球。我敢說就算是因為王而開始看球的新球迷,如果有看過其他sinkberballer投球,應該都可以很快發現Webb、Lowe這些人的sinkerballer掉的幅度不知道比王大多少,所以每次在媒體或網路上聽到有人在對王歌功頌德時說王的伸卡球就像從二樓掉下來一樣,恐怖的下墜幅度之類,我都只能想起整蠱之霸吃了謊言豆沙包後的樣子,這些人根本就看不懂球只是盲目地人云亦云,如果王的伸卡像從二樓掉下來,那Webb大概就是專業的五樓了,而Zito的曲球可能是被推爆了吧。另外從這一點也牽涉到台灣的另一個問題,不是用英文寫文章的就是專家,台灣球迷每每看到一篇英文翻過來又用到數字的文章就當作聖經一樣照單全收,但其實有很多文章內容的水準也只是一般鄉民程度罷了。

另外對於現在很多這種用pfx data來做分析的研究,我只能說我還沒看過真正具有多重大意義或結論的文章,的確pfx data提供了我們投手投出的球最直接的一些資料,但是他提供的未必是我們所需要或者最重要的,是的我們現在知道一個球(相對於不旋轉)掉了多少,橫移了多少,但那又如何呢?如我上面所說,動得多不等於好,至少目前我們還無法從pfx data裡找到一顆球究竟為什麼難打的客觀數字來。就像之前THT有幾篇pitch anatomy,這是往這方向前進的很好的起步,但是實際卻並沒有告訴我們任何東西,用run100去和球路特性做分析得到的各個關連係數,究竟是因還是果?是直接因果還是間接因果?或者僅是巧合?這我們都無法回答,更何況得到的都僅是微弱的相關性,另外在球路分析上一個不能忘記的就是投手有決定球路使用方式的自由,所以他的策略會影響到數字的結果。就像籃球場上如果每次都把球傳給某個人那當然他得分和失手次數都會變多,這是在做分析時一個不能忽略的地方。此外另外用pfx data對球路做分類之後做的數字結果我更是通常不會pay太多attention,因為根本在起初的分類上問題就夠多了,除非我確認這個投手的球路分類結果是夠準確的,但是大多數的case都不是如此。就拿剛丟過no hitter的Lester來說好了,我之前在Major League Baseball Report上看到的資料裡面根本沒有分出他的fastball和cutter,而在Brooks Baseball的資料裡在我check一定數量的投手中都有相當的錯誤,因為一個投手在不同場次和不同球場之間所投出的球和得到的資料都會有相當的差異,如果把所有資料放在一起試圖去找出一個演算法來分類是絕對無法做到夠精準的,所以From small ball to the long ball上Josh Kalk的結果也一樣很多誤差,至於MLB官網Gameday上的球路分類結果那更是個笑話,之前我還看過連結有記者直接引用說王建民一場丟沒幾顆伸卡之類的,當然速球和伸卡本一家不好分,但是其他的錯誤一樣是多得離譜,所以Gameday的球路分類是屬於那種去看都嫌浪費時間的,重新拿資料來重做也比去修正他的結果快得多。

回到原本Paul Nyman的文章來,這篇文章引起我的興趣也是因為裡面一些談Zito東西和我自己的經驗很相近,也讓我懷疑Zito的肩膀其實已經受傷了。我自己在大學時肩膀受過很嚴重的傷,最嚴重時真的投一球出去痛到有手要斷掉的感覺,之後雖然經過很久的休息,當兵在船上的一年多和退伍之後其實也很少碰球,但那個傷是無法自己完全復原的,而我的狀況就如同Nyman描述Zito的狀況一樣,在投球中東西平面的旋轉減少了只剩下南北平面的旋轉,因為我如果增加東西平面的旋轉,出手時肩膀就會有卡到的感覺,力量用大的時候就會痛,球速當然也掉了不少。現在我如果沒有完全熱身充足肩膀就很容易痛,丟的時候也必須要找到一個特定的出手方式才能避免疼痛,如果痛起來的話有時候會根本不能正常一般傳球而只能投球或大動作長傳,所以我也有點懷疑Zito的肩膀是跟我有類似的狀況,我自己沒有去檢查過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肩膀裡到底是那個地方壞掉了,只是反正不影響日常生活我也就放著不管,球速掉反正我也不是職業球員無關痛癢只是丟起來速度變慢很挫折而已,Zito的話當然球速掉對他就嚴重得多了,不過反正他約也簽了肩膀有問題倒楣的也是SF,不過反正如果他們GM繼續這樣搞下去,Zito能不能投好其實也無關緊要了。

Nyman這系列文章我印象中似乎沒有什麼實質的結論和建議,這些東西對讓我更進一步瞭解投球和投手也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助益,但是給我了一個重新思考throwing和pitching的啟發,也讓我多了另一個角度切入的思考點,感覺就好像讀完一些東西雖然對考試一點都沒有幫助但是對這個主題有了更多的思考面向,所以如果你有時間對這些東西也有興趣的話,可以花點時間去看看這一系列文章。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小娉比較喜歡新莊,不過在天母的比賽還是會到場,只是每次老是抓不準時間,不是早到就是比賽快要開打了。當然啦,難等的公車也是原因之一。

這次只差半小時就要開始賣票,小娉實在無聊的可以,這裡不像新莊,還可以去書局打發時間,隔壁只有一家高島屋,在比賽之前小娉就去逛逛,真可恨,地下一樓賣巧克力的專櫃,你們一定要把禮盒最得那麼吸引人嗎?

鬼混到開放進場,小娉才自己一個人找好位置。老是聽說坐啦啦隊附近很有氣氛,因此這次選擇靠近啦啦隊的位置。沒看幾眼,阿鑼就近休息室,人家想幫他拍照啊……不過有傳說中的馬賽克,拍了大概也不會好看吧。

這附近沒有歐盆將的家,場內也沒有賣他家的食物,所以小娉只好去買便當,突然發現紅色小鯨魚的頭在人群之中晃呀晃,小娉就忘記自己要覓食的目的,拿著買來卻不太使用的相機衝了過去。

我還挺喜歡鯨魚的。

鯨隊在賽前安排先發投手高敏靜和吉祥物讓大家合照,本來小娉只是想偷偷幫他們拍一張的,沒想到中信的工作人員好心的要幫小娉拍,於是乎長得有點礙眼的小娉就一同入鏡了。

還好高小弟長得不是很高,小娉不由得想著,萬一是阿鑼的話,那畫面一定會很好笑。大家可以想像,兩棟大樓中間一棟矮矮的透天厝是什麼樣子。

小紅鯨很好玩,身體歪來歪去的,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歪到鏡頭外。小娉終於拍到生平第一張和球員的合照,別的球迷早就一大本了。

比賽之初還下了短暫的雨,統一球團這裡就順水推舟的賣起了雨傘,真是聰明阿,懂得看老天爺吃飯。

因為害怕一不小心就被界外球打中,所以小娉整場比賽都沒有做筆記,反正做了也是亂七八糟。啦啦隊不只是盡職的帶領球迷吶喊助陣,一有飛球入侵,也會及時停醒球迷,比那個慢好幾拍的罐頭廣播好多了。

也許是小娉從小孤僻成性,懂得一個人自找樂趣,所以儘管整場比賽讓球迷不甚滿意,但小娉還是看得很開心,雖說兩隊跑壘都有點烏龍,但是其實還是有點緊張刺激,幾度陷入混亂,跑壘的不知往前跑還是往回跑,守備的不知抓這個還是捉那個,原本安全上壘的又往回飛奔結果被刺殺出局,犧牲自己換得隊友平安。原本以為會出局的居然給跑回本壘得分。

尤其是小高成功阻殺盜壘那一刻,小娉差點要把筷子扔出去了。

比賽當中最可惜的是波特的頭部觸身球,就這樣把勝投的機會讓給接手的林正豐。還有布老爺疑似漏踩二壘,在爭議之中被判出場。不過最盡責的標哥不只是在加油的時候幾乎都喊啞了嗓子,在球迷情緒沸騰的時候也不忘安撫球迷。

樂隊也值得讚許,在此時演奏統一加油的音樂,為球員打氣,讓球迷轉移注意力。

讓球迷覺得值回票價的不只是球員認真贏球而已,場邊的活動和氣氛的帶動也是其中一部份。當然,有獎品可以拿,也可以小小的討球迷歡心。我終於拿到撲克牌了。

球團下次記得紋身貼紙要做標哥和歐盆將的。這可是球迷詢問度最高的人氣王啊。

在換場或者換投的時候,獅隊這邊就玩起投籃送獎品的遊戲,不過大方送的意味很濃厚。後來又請迪娃絲的美女和球迷猜拳,標哥還故意提示:大家都知道迪娃絲的『剪刀』很厲害。

俗話說:棒子是統一的燙,娃是迪娃絲的辣。統一獅在整場比賽安打達到兩位數,而迪娃絲的敬業精神也是令人豎起大拇指的。看著他們渾身是勁,跳得全身大汗,和球迷一樣在比賽的過程中興奮狂喜,真讓人覺得,青春無敵啊。

賽後在過大馬路之時,看見有家長在討論球迷的態度,他們說,統一球迷的組織能力太強了,尤其是家族的力量。可以在網路上呼朋引伴,即結球迷進場看球。這裡不得不說說統一獅的hpc家族,不只是代表了球迷的熱情,還代表團結。大餅和林小豐的家族也很有人情味。

比賽不只是球員在付出而已,在場外,球團辦活動,啦啦隊炒熱氣氛,球迷的互相號招,都緊密結成為一場令人難以忘懷的比賽。缺一不可啊。

ps高小弟笑得挺可愛的,不過基於很天兵的因素,小娉無法上傳照片,請大家見諒。不好意思啦。

mignon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批踢踢興農牛版所討論到的一個話題,那就是今年上半季冠軍無望的興農牛隊,是否該由其餘投手做練兵動作呢?其中被討論到的球員,是最近在做牛隊敗戰處理投手相當稱職的杜寅傑來做先發,但這只是純探討的階段而已,接下來我們來做細部的分析作為先發投手的參考。

擅長球路:四縫線快速球、滑球、變速球、指叉球

職棒17年

全年度出賽

場數

局數

打席

球數

好球

壞球

被安

三振

四壞

失分

責分

勝場

敗場

防禦率

16

20.2

102

348

216

132

27

9

11

19

16

0

2

6.97

職棒18年

對手

局數

打席

球數

好球

壞球

被安

三振

四壞

失分

責分

防禦率

中信

2.0

12

50

27

23

5

1

1

3

3

 

13.5

辣紐

0.0

4

23

11

12

2

0

1

4

4

 


中職18年全年度成績

出賽

局數

打席

球數

好球

壞球

被安

三振

四壞

失分

責分

防禦率

21

24.1

122

528

308

220

29

15

20

26

22

1

2

8.14


職棒19年

出賽

局數

打席

球數

好球

壞球

被安

三振

四壞

失分

責分

防禦率

8

13.0

57

221

136

85

12

11

5

5

3

0

0

2.08


生涯累計

定位

局數

打席

球數

好球

壞球

被安

三振

四壞

失分

責分

防禦率

先發

9.0

49

182

102

80

14

2

7

12

11

0

4

11.0

中繼

49.0

232

915

558

357

54

33

29

38

30

1

0

5.51


生涯最高紀錄

單場打席

投球數

被安打

被全壘打

奪三振

四死球

暴投

失分

責分

21

76

5

2

5

4

2

4

4


從以上可以得知,杜寅傑投球數並不多,生涯最高為76球的單場投球數並不符合目前先發投手應該有的單場一百球的數字,算是敗戰處理投手的他來說,適合的位置當然是短中繼到長中繼之間,當然最終目標是成為如同郭泓志般的長中繼投手,但這能不能成為杜寅傑的最終目標?那就要看投手教練怎麼指導了。

杜寅傑從職棒17年開始擔任牛隊的中繼投手,令人詬病的是在取得兩好球的優勢後,卻沒有擅長的變化球作為攻擊武器,許多時候都是由直球作對決,但該場比賽表現好與壞都要看當天的狀況好不好,當天狀況好的話,四縫線直球有尾勁偏高打者就遭到三振出局,但當天狀況不好的話,偏高都變成壞球,成績就整個一團糟。

雖然說今年度杜寅傑的成績很顯眼,且他在落後時吃的局數是相當可觀的,卻也只有在這些大幅度落後的場次投的到4局的局數,還記的去年也有一位在後援表現亮眼的投手嗎?那位投手叫做李國慶,但是因為後面場次過度操累的情形下,最終結算的成績也不盡理想,這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其實很簡單就是肌力問題,一個投手在季初春訓定位是什麼,突然改變他的位置會讓原本定位的人員出現問題,既然杜寅傑單季最多只投24局左右,今年最多就定位在50局上下,讓他今年數據好看,來年才能重新定位,這樣才是合理之際,而不是因為表現佳就改變他的定位的。

這樣一來讓我想到要先發的新秀林其緯了........不知道恐怖的老劉筆記本寫到誰了?

對手

局數

打席

球數

好球

壞球

被安

三振

四壞

失分

責分

防禦率

誠泰

4.0

21

76

44

32

5

1

4

3

2

 

4.5

兄弟

3.0

12

33

20

13

2

0

1

2

2

 

6.0

肯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