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 第十屆BFA亞洲盃少棒錦標賽(10th BFA U12 Baseball Championship)8/13-19 臺北市青年公園、新生公園棒球場開打,一共有八隊來自亞洲各地國家代表隊參加,第一天晚上的賽程就是經典的中日組合,突然想到好像很久沒看棒球了,所以就拎著新相機看球去啦~ 

第二局日本隊先打下4分,但中華隊3局下打了6分,陳俊秀的外甥17號林柏廷四下上來代打的時候還挨了一下觸身球,不過還好因為是軟球所以應該沒有太大的傷害,最後8比4擊敗日本隊。因為是少棒賽,又是第一輪而已,再加上有一些跑壘限制,所以不太會有比較激烈的畫面出現,其實氣氛還滿輕鬆的,有機會記得也去幫這群可愛的小球員加油啊!

剩下就看看圖囉~因為只打六局,所以其實也沒什麼照片就是了XD

IMG_0271.jpg IMG_0272.jpg IMG_0273.jpg IMG_0274.jpg IMG_0275.jpg IMG_0277.jpg IMG_0280.jpg IMG_0284.jpg IMG_0301.jpg IMG_0302.jpg IMG_0303.jpg IMG_0307.jpg IMG_0312.jpg IMG_0313.jpg IMG_0314.jpg IMG_0316.jpg IMG_0317.jpg IMG_0320.jpg IMG_0321.jpg IMG_0324.jpg IMG_0327.jpg IMG_0328.jpg IMG_0331.jpg IMG_0332.jpg IMG_0334.jpg IMG_0336.jpg IMG_0343.jpg IMG_0344.jpg IMG_0347.jpg IMG_0349.jpg IMG_0351.jpg IMG_0353.jpg IMG_0354.jpg IMG_0356.jpg IMG_0358.jpg IMG_0362.jpg IMG_0370.jpg IMG_0378.jpg IMG_0380.jpg IMG_0382.jpg IMG_0384.jpg IMG_0386.jpg IMG_0387.jpg IMG_0389.jpg IMG_0392.jpg

延伸閱讀:

[現場]2017.08.31世大運台灣英雄大遊行圖輯~這次我們回家比賽!

 

[觀戰] 2017.08.22世大運捷克VS中華圖輯

[現場]WBC 2013 冠軍戰賽前儀式&觀戰全紀錄~

[現場]2012.10.31 舊金山巨人2012世界大賽勝利遊行 (上) 

[現場]2012.10.31 舊金山巨人2012世界大賽勝利遊行 (下)

[直擊]2010.11.03舊金山巨人勝利遊行﹣San Francisco Giants WS Champions Victory Parade!Part1

[直擊]2010.11.03舊金山巨人勝利遊行﹣San Francisco Giants WS Champions Victory Parade!Part2

文章標籤

genki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Economist Aug 1st 2018

從大聯盟開始比賽的那天起,球賽就被一個最重要的角色定義著:先發投手。每個打者只佔了球隊九分之一的打擊機會,但先發投手可是得獨立解決對方所有上來的打者,直到他累了或是被換掉。在任何一場比賽中,若換掉一位雜魚,改由大聯盟最好的打者上陣,贏球的比例將會提高5%。相較之下,若用棒球界最強的投手換掉某位浪人投手,球隊贏球的機率將大幅上升20%。在馬拉松式的162場例行賽的球季中,先發投手對戰是讓每場比賽產生獨特之處:當超級巨星登板投球時,進場觀眾通常會激增。

坦帕灣光芒隊一直是大聯盟最創新的球隊之一,採用防守布陣及互換守備位置等拋棄傳統的戰術。但在2018年,他們已超越修補戰術的境界,藉由取消先發投手的概念,來顛覆棒球的無上結構。原本比賽是由先發投手能撐多久就撐多久,後面再換上幾位投短局數的中繼投手。但現在光芒隊不這樣做,他們固定派上僅投一或兩局的開局投手先發。接著把球交給中繼投手,這些中繼投手的投球局數,往往不少於傳統先發投手熟悉的五至七局,端看投手的狀況跟表現。幾乎跟使用這種方法一樣讓人驚訝的是,這招還似乎有效。在今年的「牛棚戰」中,光芒隊平均掉的分,比使用傳統先發投手的球隊低地多。

一堆TTOP
TTOP of the heap

光芒隊的瘋狂想法,源自於一個與死亡、稅收一樣的必然性:先發投手在場上待越久,預期表現就越差。2018年大聯盟球季迄今,打線首輪九名打者碰到先發投手的OPS(一種衡量進攻表現的標準),是0.698。而次輪的表現則明顯變好,OPS變成0.728。而若這位苦命投手必須碰上打線第三次,則對方打者的OPS會飆高到0.795。這個模式數十年來都類似,也眾所皆知到統計學家給了這個模式一個簡稱:TTOP (the Times Through the Order Penalty)。

TTOP的重要性不需多加誇飾。平均而言,大聯盟先發投手在首輪面對打線時的表現,可讓一支原本聯盟中庸的球隊,晉升到勝率達54%的強隊。這樣的勝率,已很接近在季後賽取得一席的實力。相反地,面對打線第三次時,同樣的大聯盟投手們,表現卻差到會把一支中庸球隊的勝率拖垮到比42%還低 — 這樣的勝率可能會在大聯盟中墊底。

TTOP無法簡單歸咎於單一原因。最簡單的解釋是疲勞。先發投手通常會需要投七十球來面對兩輪的打者,當他們需要再度使打者出局時,已經面臨疲勞邊緣。相反地,野手在整場比賽中只消耗了寶貴精力的一小部分:絕大部分的時間他們都一動也不動,要嘛待在自己的守備位置上,等待球打向他們,或是坐在板凳區,等著上場打擊。所以打者即使是第三次或第四次打擊時,也跟他們第一次上場打擊時一樣有勁。(總教練們為了抵銷這樣的不平衡,所以先發投手會投一休四,而野手則是每個晚上都上場打擊。)

另一個重要的因素則是熟悉度:正如50年代明星投手Warren Spahn的名言,「打擊講求的是節奏,投球講求的則是破壞節奏。」打者第一個打席時,他會首次看到對方先發投手的球種,強迫自己去適應對方投手的速度、球路變化以及進壘點。到了第三個打席時,先發投手通常都必須把所有的武器都拿出來。這讓打者處於較有利的位置,可以在小白球抵達本壘板前做預測及辨識,然後使勁把球打出去。

無論發生原因是甚麼,從棒球開天闢地以來,TTOP就一直困擾著教練們。1870年至1970年的一世紀間,若先發投手表現地不錯,他們被預期會完投全場。只有當先發投手表現不佳,或是頓時投不下去時,才會用到中繼投手。50年代時,中繼投手以獨立的角色跟生涯定位之姿現身,這讓教練們可以將TTOP的影響降到最低。教練們會在先發投手壓不住陣腳前,就換上新鮮的手臂。雖然量化統計學者一直以來呼籲想避開TTOP的球隊,應該要跳脫出傳統框架思考,但根植於完投時代的「一場一投手」思維根深蒂固,很難撼動。即使教練們已經把先發輪值從三人輪值增加到四人輪值,再到五人輪值,也把先發投手的投球局數,從七至八局降到五至六局,但投手的基本使用法則還是沒怎麼變。無論是誰先發,就要投到他面臨大麻煩,或到某個投球數上限才換下去。在那個時間點,一連串的中繼投手會接著投一到兩局(通常是一局),直到比賽結束。

革命將被放送
The revolution will be televised

去年季後賽時,首次出現了改變的跡象。在決定性的美聯冠軍賽第七場,休士頓太空人隊以傳統作法開局:他們派出已經休了四天的Charlie Morton先發。Morton表現地很不錯,一如太空人隊所期待的,讓洋基隊的強力打線沉靜了五局,且Morton僅用了五十四球。但身為大聯盟最會使用統計學球隊之一的太空人隊,知道Morton已經面對洋基打線兩輪。即使他還未顯疲態,也已經沒有甚麼新把戲可以讓洋基打者大吃一驚了。

不想冒Morton在球賽後半段投得很辛苦的風險,太空人總教練A.J. Hinch先發制人地換下Charlie Morton。且他換上的不是一般的中繼投手,而是另外一名先發投手Lance McCullers。平均而言,Lance McCullers在2017年整季的表現,不會比陣中最強的中繼投手好。但McCullers的投球數中,有61%是來自第二輪後面對的打者。在他面對第一輪打者時,他幾乎是無懈可擊的。而因為他不需要節省體力來應付之後的局數,他甚至可能表現地比中繼投手更好。

果不其然,McCullers接力完成了沒有失分的四局,把太空人隊送進世界大賽,並讓棒球統計學家狂喜。十一天後,A.J. Hinch再度使用「雙先發」,也取得類似效果。他讓McCullers主投世界大賽的第七場,但在四十九球後就把他換下。接著他換上休息天數以足夠的Morton,把剩下的四局投完,也帶給太空人隊第一個世界大賽冠軍。

目前為止,A.J. Hinch只把他的勇氣用在季後的淘汰賽當中。在例行賽時,他還是囿於傳統的先發輪值作法。但完全沒有爭冠希望的光芒隊,即使做出比較激進的實驗,也沒甚麼好損失的。他們現在在例行賽中,就已放棄傳統先發投手的角色,而不是在特別的場合,為了打敗TTOP所做的戰術隱藏。

情況往往如此,必要性是光芒隊創新之母。沒錢的小市場球隊,在開季時就無法備足大聯盟級別的先發投手。此外,陣中比較好的先發投手Blake Snell跟Jacob Faria都進了傷兵名單。因此,與其從小聯盟叫上較弱的投手,讓大聯盟等級的打者痛擊他們,光芒隊決定採用這個創新的辦法。

一旦先發投手下去,所有的大聯盟總教練都會試著「配對」,來取得較有利的位置。中繼投手一顯疲態,就會立即被換下去。他們會固定叫上新投手,最大化左右投手面對左右打者的對戰比例,因為通常左打對右投打得較好,反之亦然。而他們也通常會把最強的中繼投手,放到最重要的場合,通常是接近比賽結束,平手或我方領先幅度很小時。

光芒隊決定從比賽的第一名打者開始,就運用這樣的原則,而不是坐等所有的先發投手下場。因為大聯盟球隊通常把最好的打者放在前面的打線(正確的作法),這表示第一局時最強的打者一定會上來打擊。不意外地,第一局得到的分數,比其他局更多。為了抵銷這個優勢,光芒隊開始派出中繼火球男先發,現在被暱稱為「開局投手 (opener)」。他們可以用盡全力面對打者,在解決幾位打者後下場。打線翻轉後,原本被預期要投最久的投手 — 傳統上是先發投手 — 將會首次面臨這些最強的打者,而不是第二次,可避免可怕的TTOP出現。如果對方先發的首四棒,有三棒同時是左打或右打,這個策略會特別有效,因為將可以選擇使用左投或右投來對付。

假先發下場後,光芒隊的選項有很多種。如果第二任投手投得不錯,他們會把他放在場上久一些:比如說5月26日時,他們用交易來的中繼右投Ryne Stanek先發,面對巴爾的摩金鶯前五位打者,這五位打者全都是右打。在Ryne Stanek依序解決這五位打者後,光芒隊換上左投Anthony Banda,一路投完第八局。接著光芒隊派出另一位右投手關門,剛好上來的三位打者都是右打者。在其他比賽中,光芒隊也真的採用「牛棚車輪戰」,7月15日的比賽中,前九局光芒隊就用了八名投手,沒有任何一位投手面對同個打者兩次。

我曾經看到未來,且那招有效
I have seen the future, and it works

目前為止,這個實驗取得巨大的成功。這個球季中,光芒隊使用傳統先發投手的七十場比賽中,平均防禦率是4.43。相反地,以中繼投手開局的三十七場比賽中,防禦率僅有3.87。這樣的差距,無論是對戰打線、主場比賽的比例、偏打者或偏投手的球場等因素,都無法解釋 — 平均而言,每場比賽幾乎都是在相同的條件下進行。如果持續一整季,光芒隊防禦率的改善,將轉化成6%的勝率 — 這大約是一支聯盟平均球隊與可能打進季後賽球隊的差異。

這個新戰術至目前為止的表現,成效幾乎可以確定會被誇大。光芒隊使用假先發、以及使用傳統先發投手的比賽相比,兩者統計上最顯著的差異,在於被擊中的球成為安打的比例。在傳統先發投手的比賽時,這個比例是28.7%,而假先發的比賽中,僅有26.5%的球會被擊成安打。因為小白球被打出去後,投手對於這顆球好不好防守就沒甚麼影響力了(除了全壘打),因此這個顯著差異很可能只是隨機的上下波動,而不是一個持續性的模式,不太可能在未來一直維持下去。若使用FIP(Fielding Independent Pitching),這個數據基本上只看投手跟打者能完全控制的事件(三振、四壞以及全壘打),那光芒隊投手的表現會變得很一致。使用開局投手的比賽中,FIP僅比使用傳統先發投手低了0.15;這僅是可觀察差異0.56的一小部份(譯按:前一段提到的防禦率差距)。

即便光芒隊的隊職員,可能沒比別人多享受到開局投手的任何好處,但起碼對球隊來說帶來巨大改變。光芒隊所使用的傳統先發投手,是極端珍貴的資產:比如說Snell在自由市場上可能至少值一年兩千萬美金的價碼。如果假先發的作法,讓光芒隊可以用一個一千五百萬的先發投手,加上幾個領聯盟基本薪資的中繼投手就複製出來,那球隊就可以用省下來的錢去補強進攻端。任何表現超出預期的先發投手,都可以從小聯盟叫上來試看看,不需甚麼成本。

但要持續注意的是,這個方法是否能持久。由於大聯盟二十五人名單的限制,球隊若用較多的中繼投手,來換先發投手,就需要犧牲野手的名額 — 這可能會造成球隊進攻能力低落,或是增加野手的受傷頻率 — 或是讓每位中繼投手投更多局數。且也沒有人知道,已習慣投一休四或每次上場丟十至二十球的投手,是否能在更費力、更多種混合的角色中,保持效率的同時避免受傷。一個解決之道,是複製道奇隊去年使用「幽靈」傷兵名單,避開二十五人名單上限。利用這種策略,球隊可以宣布某個投手因為最輕微的傷勢進入傷兵名單,讓他在短暫的十天內不得出賽,接著用一條新鮮的手臂替代他,且讓這位投手可以獲得充足的休息。

無論光芒隊最後怎麼安排,可能都會蔚為風潮。許多源自坦帕灣的創新戰術,現在在整個大聯盟都司空見慣;若太空人在今年季後賽的多數比賽,甚至是全部的比賽都使用「雙先發」戰術,也不會讓任何人覺得驚訝。即使棒球統計學的風潮,已在大聯盟造成一連串的漸進變革,今天若有一位來自1918年的時空旅行觀察家,他也會發現棒球比賽跟當時差不多。但如果傳統先發投手真的消失了,那真的稱得上是棒球統計史上最值得大肆宣揚的革命。

原文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備受矚目的選秀終於在7/2落幕

圖片來源 中華職棒/戴培峰史上最年輕狀元 中職選秀名單看這

 

  在上下半季間隔這段沒比賽期間的重頭戲:中華職棒年度選秀會,也終於是在七月二號晚間正式落幕了。近年來可能是因為業餘球員的情報,包括實戰影片等等取得相對容易的關係,冒出不少專欄甚至球迷經常搶發個別的選秀評論,包括對每位選手的評價,以及球隊選秀的總評等等。

  所以在此我要說明一件事:這篇文章,「不是」那類型的選秀評論文,而是談一些「選秀之後」的事。也就是談談近幾年的CPBL,一支隊伍選進新秀後,又怎麼樣用人,怎麼樣建軍這方面的事。

  我先講一個我認為的大前提:一支球隊要強盛,那麼最重要的環節,就在球隊上必須要有很多實力夠好的球員才行。這聽起來有點廢話,但「好球員」卻不是那麼容易判斷的部分,因為很多情況都會造成球迷、甚至教練等經營團隊對於球員的「誤判」,好比我們看了一位年輕球員在一場比賽中打出三響砲或五支安打,或者一週內有個四成打擊率,就很容易不自禁的想像該球員未來肯定是球隊重要支柱之一。但事實上是,能在短期間內打得嚇嚇叫的球員多不勝數,然而能在一整季,一整年,乃至於好幾年的時光中繳出令人滿意成績的,卻是少之又少。

  所以「找出好球員,把好球員放上場比賽」就成了贏球最重要的事情。那麼,誰是好球員呢?我想這時選秀時的順位,多少就反映了一些球隊對於選手的評價。球隊在第一輪選進A第二輪選B第三輪選C,總不會認為BCA還強吧──照常理是這樣講,但一直以來,CPBL很詭異的,一直有在沒有其他理由(例如受傷)的情況下,在對待已選進球員的方針上,跟他們在所花的順位搭不起來的狀況。

  好比去年中信兄弟以第一輪選進岳東華,以第一順位加上大社選手來講,自然是對該選手能立刻成為即戰力的期望較多,事實上去年也馬上帶進季後賽打。然而奇怪的是,今年因清掉許多球員而多出不少空間的一軍,卻在季初時沒有岳東華的名字。而以岳在二軍屠殺等級的成績來說,顯然也不是他有傷或著狀況不佳,而其他中信其他內野手也沒有強到無可取代。但岳就是拖到五月才有一軍的機會,而且至今也才拿到44PA,跟季末才拉上來的張志強差不多。把名字遮掉,很難想像這是一個第一指名的大社選手所得到的待遇。

  然而同樣的狀況在CPBL卻是屢見不鮮。16年帶領末代義大驚奇奪冠的葉君璋教練,近年來因為對旅外選手過於重用,即使成績已經明顯衰退也繼續擺上先發而飽受批評。LM雖然近年除了16年以外其他年的一軍成績都不錯,但在有二軍培養上,卻也是讓人看得滿頭問號。過去幾年拿到最多機會的,常常不是那許多待練的年輕選手,而是如翁克堯、謝炫任等已經不太可能突變成一軍主力的球員,卻在二軍拿到最多的打席,或者像郭文凱這種一軍毫不堪用投手獲得最完整的先發機會。當看到林樺慶在站穩一軍前,二軍「練等」的機會還比郭文凱少,怎麼樣都看得出來這個分配是有問題的。

  這是我認為目前球隊必須要注意的一個部分。現在的球隊大致上都有球探,一定程度的減少了選中的人不如預期的狀況。可是,球探選來一堆好手,結果球探跟教練不同調,以至於選來的人都沒得到上場機會放著納涼,那選來也是白選。當然,教練看法確實可能和球探不同,球探選一輪A二輪B三輪C,教練搞不好觀察後覺得C才是最強的也說不定。我是認為如有這種狀況,那就是選前教練必須要和球探達成共識的部分,你要嘛覺得球員不強,不要高順位拿走,要嘛就是高順選了簽了就要練要用,而不是高順選了,然後白白卡在教練那邊死不上嘔打單。

  不過目前的CPBL來講,我個人是認為,球探的看法通常是比教練好上一截的,起碼選球員的順位和預期來講,現在的精準度實在比起六七年前,甚至更久的的無球探,靠教練團去挑人的時代好太多。球探和教練相比,最起碼也有看得多且時間長的優勢(當然是指已經做了有一定時間的球探),所以球探有辦法去比較一位球員和過去相比差多少(國中時如何,高中時如何,成長或退步多少等等),以及跟同輩相比又差多少,才能較為準確劃分先選後選的順序。而教練來講,光是帶兵就忙不過來了,就算有研究選秀球員也頂多是看球探回報的影片,以及選來後的練球與比賽狀況,不管怎樣都和球探數年的追蹤無法相比,自然容易犯下以短期表現評價選手的失誤。美國職棒來講,球員從選進來到培養調度,也都有團隊在追蹤和指示,而教練只是其中的一環而已。

  但目前CPBL來說,教練就是掌握了臨場的人事權,他也有一些如戰績等壓力需要面對,甚至連有的二軍教練都會自己覺得要拚個冠軍才行。在這樣的情況下,教練當然會認為「比起他人不如相信自己(的判斷)」,所以才有上面舉的那些例子,以及還有其他高順位選進的潛力股被放置的狀況。這對球隊來講是非常巨大的損失,一個球員的黃金期已經夠短了,然而卻沒有在該練等時固定在二軍好好汲取經驗,該兌現天分時卻沒有在一軍適應臨場強度,這都是很可惜的。前幾輪的球員怎樣也都是幾百萬簽約金拿下來的,白白耗去不僅是浪費,甚至自己握有好資質的球員卻不練也不用,反而繼續用一些已經過黃金期卻還是成績平平的選手,然後看向別隊覺得啊對方的球員都比較好,也未免讓人啼笑皆非。以現今四隊而言,這部分確實是還有值得整合的地方。

 

科科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06121434255131_90009-652x435.jpg

 

這兩天連續看到幾則好似相關又好似不直接相關的新聞:

打籃球與讀書哪個重要?林書豪:讀書

年輕好手陷抉擇 陳昌源鼓勵兼顧學業與足球

大谷翔平傳須動手術 美媒:最快2020年復出

 

林書豪大家都知道是誰,大家也知道他是哈佛畢業的。在他的這則新聞中,他在花蓮慈濟大學面對球迷提問時提到一個重點:「就像這次我受傷,我可能永遠不能打籃球,所以我覺得讀書很重要,因為讀書後可以讓你有更多機會、有很多不同的路可以走。」

林書豪當然愛籃球也還沒有放棄籃球,但是上個球季開賽沒幾場就膝蓋受傷讓他整季報銷,辛苦的復健但未來是不是能夠恢復顛覆狀態回到球場,坦白講還不知道。所以以他自身的經歷來講出這段話是更具有說服力。如果他真的回不去NBA了,憑他的學經歷,你還擔心他沒有工作或賺不到錢養活自己嗎?

photo.php.jpeg

 

陳昌源這個名字大家可能不那麼熟悉,因為足球在台灣遠不如籃球那麼受歡迎。他是一位比利時籍的足球選手,父親是台灣人母親是法國人,後來幫台灣國家隊踢了不少比賽,是一位讓台灣足球在球迷關注度及戰績上都得到一定程度提升的足球員。

上面的新聞連結是陳昌源在家扶基金會活動中,面對高中足球選手提問「該選擇升學或是繼續踢球」時,這位曾經在比利時足球聯盟及中國中超足球聯盟踢球的退休足球選手認為,「學業與足球訓練是可以並進的,『我覺得你不必現在做出選擇,我甚至不認為要為了踢球放棄學業』,他告訴劉智文,升學、踢球同時進行,未來的路可以有更多選擇,雖然會辛苦一點,但現在努力,未來可有更多元的發展。」

53905078.jpg

 

這兩則新聞,剛好(或者說很不幸地)呼應到第三則新聞,關於日籍投手大谷翔平受傷可能必須要開刀然後長期復健的消息。

大谷翔平今年從日本轉戰美國職棒,這位堅持投打要兼顧的二刀流選手一開始不是太被大家看好,因為多數評論認為他投球能力絕對一流(投球球速可以輕鬆超過160公里,或者英制的100英里,快到可怕),可是打擊能力可能就沒有到一流;如果堅持要兼顧兩者,可能會兩邊不討好結果投打都不能發揮最佳水準。但是大谷鐵了心就是要跟在日本一樣當個二刀流的選手,而結果一砲而紅,投球成績4勝1敗,49局投了61次三振的驚人演出完全證實他是一位難得一見優秀投手的預測;但連打擊也讓大家跌破眼鏡,在有限打擊機會中6支全壘打2成9的打擊率也夠水準,成為本季大聯盟最受矚目的球員,甚至有人覺得照這樣下去,他除了肯定是年度最佳新人以外,搞不好也是MVP的熱門人選。

但是,一個受傷的消息出來,一切可能都不復存在。如果真如記者所探聽到的,大谷翔平需要做Tommy John韌帶置換手術,那麼這個球季乃至下個球季可能都報銷了,當紅炸子雞要暫離球壇,然後必須要歷經非常艱苦的復健,希望在2020年能夠回到球場。

現在的醫學實在太進步了,早年一位投手的手肘韌帶受傷,基本上是宣告職業生涯結束了。但這些年的確許多投手可以經由拿另一手的手肘韌帶接到受傷手肘這種Tommy John手術而尋求恢復投球球速然後復出;台灣投手郭泓志就是這樣一個例子。但大家也不用將這手術看作是萬靈丹絕對可以恢復到原來的狀況,復健的過程是非常非常艱苦的,看過郭泓志訪問的人應該就知道。所以大谷翔平可說一夕之間,從天之驕子年度最紅職棒球員,變成未來有許多變數的職棒傷兵。甚至,再也不能投到大聯盟水準也不是不可能,儘管他才23歲......。

 

我絕對希望再看到大谷翔的上場投出三振跟打出全壘打,但這則新聞告訴我們,就算你年輕以為自己是金剛不壞之身,你還是要思想你愛的籃球或是棒球或是足球或是任何運動,隨時都可能因為受傷而就離開你。那時候,不能打籃球不能打棒球不能踢足球的你,要靠什麼為生?

 

林書豪告訴我們了,陳昌源告訴我們了,大谷翔平用他的受傷告訴我們了。Things happen!如果碰到了,我們當然希望有其他的路。

如果一直努力都進不了NBA、CBA甚至SBL,如果一直在小聯盟掙扎就是上不去大聯盟,如果足球始終讓你難以餬口!那我們有沒有其他的路可走?其他的事可做?

 

我求學時期從來也不喜歡讀書,但我知道我的身高限制,我不可能走最喜歡的籃球這條路。所以我勉強自己讀了書。

幸好我讀了書。

 

你問說你現在不是在轉播球賽嗎?還不是走運動這條路?

但每次去跟學校學生分享,他們問我成為球賽播報員最著要的是什麼?你知道我的答案嗎?

我的回答總是:英文。

 

英文聽不懂看不懂,無法搜集準備資料,無法聽懂耳機裡英文轉播在說什麼,也就無法知道再來畫面要切哪裡。無法看懂英文就不知道NBA或者網球轉播單位熊熊PO出來的統計數字或圖表在說什麼。所以沒有英文能力萬萬不能去轉播球賽,或者,你會是一個不稱職的球賽播報。而英文,就是唸書唸來的。

 

好像變成在說教了,沒有人想聽我說教。但的確希望有人聽得下林書豪跟陳昌源所說的不中聽但卻很重要很基本的真理:你可以愛打球,但是書......還是要唸的。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Lamigo動紫趴海報被批評抄襲電影「一級玩家」海報

圖片出處 中職/動紫趴海報翻玩一級玩家惹議 猿:已向華納說明 | ETtoday運動雲 | ETtoday新聞雲 

 

  Lamigo球團動紫趴海報(宣傳圖)涉嫌抄襲電影「一級玩家」這件事,到今天最新的進展為LM領隊劉玠廷出面聲明,再次否認抄襲,重申這是「翻玩」,並且大力為因此事件而飽受批評的副領隊浦韋青叫屈等等。然而以一般網路意見來看,除了LM自家的死忠鐵粉之外,還是有許多球迷並不領情,甚至包括像PTT的LM版上對自家批評者也是不少。

  目前到此為止,我認為這是Lamigo一次失敗的公關災難,因此完全可以理解為何到現在許多球迷都還是無法諒解LM的做法跟發言。就拿劉玠廷在6/2親上火線的說明的內容來講,即使已經驚動到領隊層級出面滅火的狀況,但就發言來看,也能輕易地找出許多問題。(相關內容可以點此看PTT網友所整理的逐字稿

  首先,劉玠廷領隊再次重申這「不是抄襲」。必須要說,如果是以相對嚴格的,也就是法律上的定義來講,這確實不是抄襲。這關乎到為了謀求創作自由的空間,讓藝文工作者不會那麼容易被告抄襲,因此法律上對於抄襲的判定是十分嚴格的,事實上文學界、電影界或任何一種藝術創作圈子,都不時有「模仿」「抄襲」的爭議產生,但真正會觸法的很少。講個例子:《環大西洋》這個從名字到內容都明顯能看出是在抄哪部電影的B級片,都還能順利出到第二集,就能知道法律上真的很少在管這方面的事。

  但是,「沒有犯法」自然不等於「沒有問題」。不管是劉領隊還是想護航的網友,光靠法律上的定義絕對是無法服眾的。儘管許多人指責這是「抄襲」,但相信許多的批評者並不是以「法律上的抄襲」為立足點(當然對法律運作上並不熟悉,因此也這麼想的也有),而是更接近這是一個「剽竊他人創意」的負面事件。

  在這個脈絡下,關心的當然就不會是違反法律或者華納要不要告LM,而是LM作為一個職業球團,產生道德和技術水準上的失職。因為即使沒有講明,但大家確實會認為,一個專業的職棒球團,在舉辦一個牽涉到重大商業利益的活動時,必然也必須是「一切都打點好的」。好比說動紫趴,球迷會期待這次演出者是誰,有沒有做出夠令人滿意的演出,而這就對屬於「技術水準」的關心。而如果傳出演出者與球團方鬧出糾紛、或者反過來有著愉快的合作經驗等等,這就是「道德水準」。既然是道德水準,那就表示並非單純黑白兩立,而是光譜形式,「比較有問題」與「比較沒問題」的漸層差異存在。

  那海報事件呢?首先,團隊擅自仿效一級玩家製作宣傳圖,這已經可以說是偏向「比較有問題」一方了。而後又堅稱有和華納聯繫過,結果事實證明沒有授權,聯繫也是風波開始時才想亡羊補牢,這又「更加有問題」。先這樣打個比方好了,如果今天場合是反過來,一部新電影照著LM的某張海報設計,只是把球員換成他們自家的演員,然後宣稱這只是翻玩而已,他們有通知過LM(即使沒有真的取得授權),不算抄襲LM,這當然可能也不觸法,但是LM球迷難道不會認為這有問題存在嗎?

  再來,劉玠說這個設計視覺為「利用街頭翻玩的手法」,其實犯了場合判斷上的錯誤。在打個比方,今天同樣是一級玩家演員換成LM球員這張圖,要是這不是動紫趴的宣傳海報,而是一位熱心球迷同時覺得這兩者都很酷,因此自力製作了這麼一張圖片,PO上網與其他人分享,那可以肯定指責該人的聲音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為什麼?因為他只是「分享」,他只是想博其他人一笑,自己本身不會因為這張圖而有任何獲利,那他自然不會承受到那麼大的道德壓力。事實上,球迷自發性的這類梗圖或影片確實也不少,例如NBA最近J.R.Smith在總冠軍賽的失誤就產生了大量meme。這些改圖的人是不是挪用「翻玩」一些既存的圖片?是。但他們只是網友,「街頭翻玩」者,他們可沒有想過要用這張圖,吸引任何人去參加門票幾百塊的一場活動。

  然而LM卻是這樣沒錯,以目前尋常價值觀來講,賺錢的人就是有更多責任得負,否則這世上就不需要任何的設計師了,反正無論牽涉到商業利益與否,所有人都去拿過往設計改造充數就可以了嘛。──包含這個原因,以營利為目的的活動,就注定了不可能和街頭翻玩者做出一樣的事情,仍然可以被同樣的道德標準檢視。更何況,Lamigo還是有抄襲前科的球團,本來就該更有警覺才對。

  然後談「技術水準」上的失誤。首先我不知道LM為什麼會決定選用這個設計,但如果原因是「設計團隊無法設計出更好的海報,所以用這個」的話,那當然就是一個顯而易見的技術能力問題。再來,就算是真的「翻玩」好了,我們都知道「玩梗」那也得要「梗有對到」才行。而一級玩家的梗來說,大致上是個大量採用次文化元素的科幻類型故事,而不管是虛擬世界蓬勃發展的「科幻」,或者出現動漫人物、重現經典電影場景的「次文化」這兩個元素,請問和主打知名歌手、樂團和球員球迷開唱同歡的「動紫趴」又有甚麼關係?儘管劉玠廷在解釋過程中,也做了「紅中取代反派,姊姊(王溢正)在女角位」等等說明,但請問一下,有主角、有女主角、有反派等等角色的電影,難道是甚麼稀奇的事嗎?這絕大多數的電影不都可能符合條件?那請問選擇以一級玩家作為「翻玩」,有甚麼特別的意義嗎?因為電影海報也是紫色?那麼回到前面的問題,為何不自己設計一張紫色的海報就好?

  以上是我對海報本身爭議的見解。另外除了海報本身以外,LM球團在這個爭議上,也展現了相當差勁的公關處理態度。先是副領隊浦韋青在5/29的新聞表示「在製作這一張海報的同時,已向華納告知」,但事後先是新聞上華納證明「球團沒有事先溝通,更沒有取得授權」,後來連劉玠廷的說明會也改稱「在5月21號下午的時間是出了這一張視覺(中略)那在當天的傍晚我們就已經與華納公司取得聯繫並告知這件事情」,證明根本不是「製作海報同時」就已經善盡告知義務了。

  雖然劉玠廷仍在談話中力挺浦韋青領隊,那我至少也是認為,就算浦韋青在其他球團行政方面有些過人之處(這我們無法得知),但就公關發言來說,他實在不是一個好選擇。他過去在PTT曾用個人帳號嗆球迷「你以為Lamigo沒想到嗎」,至今仍被傳為笑柄。而事實上過去他也有一些發言瑕疵存在,例如去年六月的動紫趴請到重量級的鄧紫棋、蘇永康兩位歌星引爆話題,活動本身也相當成功,然而事前浦韋青明明說「回不回本是其次,主要是希望給球迷另類的體驗」,做出「LM是個願意砸重本取悅球迷的團隊」的豪氣宣示,活動事後卻改口「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花很多錢,球團都有控預算」,不僅掃興推翻自己之前所說過的話,而且彷彿還有這兩位歌手及其他演唱者的價碼都很便宜,似乎不太尊重的感覺。當然這只是個瑕疵,活動本身也順利進行,與這次的爭議不能比,不過多少也能看的出來,要選一個講話得體的發言人,浦先生應該不會是好的選項。

  而劉玠廷在發言中,為了挺自家人,乾脆指責某些批評者「長期來講是以反Lamigo為主要的志業」,還抱怨事情是因為這些人去向華納詢問而起,更是公關中的大忌。要知道現在網路上一看,有很多批評者本身也是LM球迷,亦相當關心與動紫趴同時與統一的關鍵系列賽。很多時候批評不是找麻煩,我批球員球隊打得爛,是因為我希望他們能打得更好。同樣的,我批評活動上有個細節有問題,是因為我希望活動可以是做到圓滿的。由事後影片馬上刪除,似乎也多少反應了球團方面不希望這場說明會因此留底。(然而在人手一機網路世代,這當然是極為困難的)

  最後,也許有人會說「不過就是一張海報,有需要撻伐成這樣嗎」,那我會這麼回應:既然它不過是張海報,那為什麼最早從5/21發布海報引發熱議以來,球團方面要用這麼拙劣的方式作為應對呢?趕快接受,趕快說明及道歉,甚至來得及趕快重弄一張,事情會搞到還需要領隊出來直播面對嗎?在爭議中設立危機停損點是一門學問,何必就為了一張海報,做出反其道而行的事呢?

科科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