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恭喜中華職棒聯隊「再次」於交流賽中戰勝由一軍菁英球員組成的日本職棒聯隊,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次不只是打擊有發揮,本土投手(除了第九局)以外也都表現得可圈可點,證明不是非得靠洋投才會贏日本一軍。特別是對方的打線也有柳田、山川、山田、秋山等一線強打,能投出壓制力實屬不易。

  既然是難得的一勝,幾點雜亂的心得在此記下:

 

  一、我認為贏球的關鍵還是「長打」的發揮,道理很簡單:即使你湊出再多強打者,但當面對的是國際等級的強投,要期待團隊能不斷的串聯攻勢還是不容易。就算真的抓到一兩個投手或守備上的不穩,對方還是能用各種方式克服(例如安撫投手、改變配球,或者直接做守備跟投手上的調度重整態勢)。因此比起期待棒棒開花串下去,直接一棒將分數入袋,讓對方連回穩的機會都沒有,還是相對比較可行的進攻策略。

  這也不是只有台灣如此,過去韓國能扳倒日本的比賽,不少靠的也是長打表現。今年韓國在亞運遭到台灣業餘隊擊敗,決勝的也是一局的全壘打。另一方面,面對台灣業餘及職棒的投手,只要狀況調整得宜,連韓國與日本的強打其實也未必能夠好好組織串連攻勢,更別說是要期待台灣的打者挑戰日韓投手時,期待一支安打一直一直打實現的難度有多高了。

 

  二、當然,除了打擊,一到八局投手的完美壓制也是贏球重點。我認為現今中華職棒的環境容易讓人太過輕視國內投手的實力。一般來講對戰越多次,投打間的平衡會漸漸往對打者有利的方向過去,畢竟投手球路有限,打者卻可以藉由累積對戰經驗中逐漸培養出球感和擬定攻擊策略。所以在四隊打120場的情況下,投手要維持一整年沒爆還真的是相當艱鉅的挑戰,而在這環境下還能把成績撐住的,其實都代表有一定實力了。

  台灣國內職棒的投手也許沒有日韓出色,不過我一直認為這不代表就沒有運用空間。像荷蘭我認為就是一個例子,過往荷蘭在國際賽中,投手方面也一直都是有幾個旅外的帶頭,其他則靠水準可能比中職還差的荷蘭本土聯盟湊合。當看到到了2017年,像Rob Cordemans還是得像他過去的戰友「護國神嘟」潘威倫一樣出來賣老臉,就知道他們的投手也面臨深度不足的問題。但藉由對方打者的不熟悉,將那些不那麼優秀的投手盡可能調整好狀態,一個個出來撐一局是一局,結果倒也沒有真的經常被打爆,我認為這其實是滿值得台灣隊參考的投手調度方式。

 

  三、藍寅倫難得沒有受傷打滿整季,從季賽到台灣大賽,到這次交流賽的表現有目共睹。不過比起有鄉民將他比喻成張志豪,我個人是認為藍某些部分像過去的「火哥」張建銘,共通點有:角落外野手、不錯的腳程、極為積極的打擊策略、在大賽舞台經常能有印象深刻的演出。

  兩人的不同之處在藍也許沒有那麼出色的臂力,不過他也有比火哥更好的長打能力。雖然藍今年在Lamigo多擔任開路先鋒的角色,但他的打擊能力非常不像第一棒,原因在他幾乎不太磨球數,一等到喜歡的球馬上就會攻擊。猜猜今年藍寅倫拿到多少BB?答案是僅僅18個,是他敲的長打數的一半(全壘打15+三壘打+二壘打20=36)。他在這次比賽以長打證明表現,或許正是符合他的風格。

 

  四、即使贏球,也不代表整場球「都對」,還是有滿多細節上的部份可以檢討的。日本在這場一些守備環節做的還是很出色,例如郭永維在七局上半敲出右外野方向深遠安打,但就因為外野手處理得宜,被迫只能停留在一壘上。而相對我們的外野,其實還是有幾個守備是比較處理上有些慢的,六局田中和基的二壘安打,其實如果是處理速度夠快的外野手,是有機會把他擋在二壘之前的。不過相信黃甘霖教練大膽排出LF陳傑憲CF藍寅倫RF朱育賢的陣容時,肯定早嚇到不少人。雖然最後沒有惹禍,不過這個陣容的守備範圍絕非長久之計。

  另外,後半的調度上其實顯得有些捉襟見軸,我認為既然設定要替換一個更好的中外野手,一開始就該選擇一位確實更優秀的守備型OF,而不是找工具人性質(且今年狀況不如往年),CF不算特別出色的余德龍。雖然余的好處在內外兼修,也許教練團原先的考量是看狀況決定要派他支援哪邊,不過這才一場決勝的比賽,且後半顯然完全沒有想要替換內野的意思,就算有也至少還有一位人選的替換空間(都有沒上的球員了,還有于孟馗這種只代跑的),顯然名單沒有吃緊到只能考量余。

  捕手方面也是都沒換,結果就是打擊狀況比較有落差的林佑樂接連上來送出局數,連換代打都沒有。好在這次分數早就拉開來了,可以忍受少一棒的貢獻,但如果從當初選人能多加注意,應該有更多樣調度的陣容組合才對。畢竟棒球場上任何一分都很珍貴,光是在這場比賽中,就能想像若是前八局少拿一分或多掉一分,結局會是怎麼樣了。因此,更要去爭取任何可以守下或多打進分數的機會。

  另外投手調度方面,相信陳韻文的表現以及換投「慢半拍」肯定招致了許多球迷的不滿吧。應該有不少人和我一樣,認為不如八局上陳,九局再上經驗豐富,且目前在國際賽一直有好表現的陳禹勳。這樣的考量是把強投往後壓可看情況止血以外,打序在第九局面對的是比較強的前段棒次,自然該派更好的投手去壓制。不過陳韻文自己投倒自己還守備出狀況,那就是他自己的問題了。

 

  五、贏球自然也不代表台灣「超越日職」「從此不怕日本投手」……等等之類的。正如前面也提到過了,日韓及大部分國際賽的強敵,選手層級絕對都還是更上一層樓的,因此未來絕對也不保證能再次把日本投手打爆,或者中職土投再次完全壓制住那堆全壘打製造機。短期賽一兩場難說,但打多了終究還是要回歸實力面,台灣打者被壓制而投手被攻略,以實力來講還是相對發生機率較高的狀況。(講白點,日韓菁英去跟大聯盟打都未必會輸,憑甚麼要求台灣場場能奪勝?)

  不過我依舊認為,這次及2017台日交流賽的兩次贏球,代表的意義在於台灣打者終於是有機會一舉攻破高階投手,甚至連次一級的打者可能都有所表現,及非旅外土投也可能壓制住對方的強打。這一兩年也許因為國際賽的帳面戰績不夠好,不斷攻擊中職選手,說投手是「發球機」,打者是「國內刷數據自嗨」的言論一再出現。但這次賽會的表現,跟過去數十年相比,起碼證明了台灣投打方面確實進步不少,至少有進步到「打贏日本一軍菁英」這個選項難度從「奇蹟降臨」等級變成「拼一拼還有機會」等級。我們稱不上全面贏過日韓,但我們確實有在進步。

 

  六、這次戰況讓部分球迷戲稱「LM貢獻打擊、統一貢獻投手、兄弟貢獻守備」,確實,統一與LM這次分別在投手和打擊面上貢獻良多,兄弟則有王勝偉把守的游擊大關屢屢上演美技演出。不過這也讓人了解到,如果要組成一隊戰力堅強的台灣代表,職棒各隊的支援恐怕還是缺一不可。即使是這次出力較少的富邦,還是有一些年輕選手如王正棠、申皓瑋、吳世豪、陳仕朋等年輕球員有成為代表隊可用之兵的潛力。因此在組對方面,還是以想辦法整合出職棒球團都願意配合的方案為上策。當然,這是以盡可能組成最能贏球的代表隊為前提的思考,但也許某些協會的高層並不一定會這麼打算而有不同的想法吧。

 

  以上是算這次賽事的一些雜亂心得。總之還是要恭喜中職代表隊拿下這場得來不易的勝利。這顯然是目前純台灣本土球員陣容中,擊敗過最強的一次日本隊,當然也希望不會是最後一次。最後就用愛爾達頻道剪接的全場精華,作為這篇的結尾吧。

 

 

 

科科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適逢2018年的世界大賽由波士頓紅襪和洛杉磯道奇兩支分屬不同聯盟的傳統豪門球隊一決勝負,許多新聞媒體都整理出不少史上曾「橫跨紅藍兩軍都效力過」的選手們,另外有的則是與紅藍兩方都曾有過因緣的選手們,這兩支球隊歷史久、陣中曾出過的名將如雲,在球迷圈的知名度也高,自然討論度也相形之下更為熱烈。

  不過在所有被提及的歷史名將當中,曾在1988年世界大賽中被道奇名將 Kirk Gibson 以「跛腳」之姿敲出再見全壘打的 Dennis Eckersley,是讓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位。

Dennis+Eckersley.jpg

  這段故事來自名記者 Peter Gammons 的紀錄,他是名人堂棒球專欄作家,長年為《波士頓環球報》撰寫棒球報導(生於波士頓、自1969年起在《波士頓環球報》執筆至1986年,1988-2009年則在《ESPN》),也是包括《SI》、《The Sporting News》等知名棒球媒體的專欄作家,更是獲頒美國棒球作家協會「JG Taylor Spink」獎的傑出人士。

  而有關 Dennis Eckersley 的這段小故事,是高齡73歲的 Peter Gammons,自己在2017年時所言:「不管去到哪邊,這是一個他唯一會拿出來『形容什麼叫隊友』的故事」。

  故事來自於1978年。

Dennis-Eck-bw.jpg

  1978年的9月初,在《Sports Illustrated》的封面上有一則故事名為「芬威大屠殺」(The Fenway Massacre),故事的主角是當年23歲的 Dennis Eckersley,當年3月紅襪隊在一筆涉及6人的交易案當中,從克里夫蘭印地安人將其交易至隊上。 Eckersley 當年的成績是20勝8負、ERA 2.99,是還未轉任終結者的12個生涯賽季中,唯一獲得20勝的賽季。

  在9月9號的比賽當天,紅襪對上同區的紐約洋基,而洋基隊已經先行贏得系列賽的前兩戰,並且在季末急起直追、步步進逼紅襪的領先王座,賽前雙方的勝差已經從季中最大的10場縮小為2場,前兩戰洋基隊打擊大爆發、分別以15-3、13-2贏得勝利,若再丟掉這場由 Eckersley 所主投的比賽,雙方將讓勝差縮小到一場的距離,系列賽的最終戰即有可能被超前王座,這還是一場在芬威球場所舉行的比賽,紅襪有輸不得的壓力。

  Dennis Eckersley 的對手是鼎鼎大名的洋基巨投,該年最後摘下23W-3L驚人成績的 Ron Guidry。

  比賽前4局雙方以0-0保持僵局,直到洋基的 Lou Piniella(就是那個總教練)打出右外野方向的飛球,只要穩穩抓下這顆飛球就能獲得該局的第三個出局數,結果紅襪隊頂替原本右外野手 Dwight Evans(因腦震盪退場)的 Jim Rice,以及替補上陣的二壘手 Frank Duffy,還有包括 Fred Lynn、Rick Burleson 等人竟讓球落在三不管地帶形成德州安打,在處理的過程中,右外野的 Rice 不斷呼喊隊友,使得 Duffy 判斷應由他來接球,豈料最後似乎因為風向轉變,球的落點反而落在 Duffy 的身後,造成洋基攻下重要的分數。

  這個致命的失誤成為洋基打開破口的開端,洋基隊的 Bucky Dent 接著擊出打在綠色怪物上、帶有兩分打點的安打,最後當 Dennis Eckersley 灰頭土臉的在這個半局退場休息時,已經丟掉了7分,7-0也成為這場比賽的最終比分。

Dennis+Eckersley+Milwaukee+Brewers+v+St+Louis+R6d26amukUBx.jpg

  這是經典的「基襪之戰」,而且雙方正值爭奪季後賽席次的重要時刻,紐約和波士頓的媒體傾巢而出,賽後更是針對4局上半的大亂流有著激烈的提問和討論,當比賽結束後,氣氛低迷的紅襪休息室湧入許多媒體記者,他們團團包圍著二壘手 Frank Duffy,一名31歲、第一年來到紅襪、已有8年大聯盟資歷,而且最後知道這是他生涯倒數第二個球季的傢伙,記者們試圖讓他說點什麼,解釋為何他會發生那個讓紅襪隊兵敗如山倒的失誤。

  這時,23歲的 Dennis Eckersley 走進房裡,見到這個狀況後,突然用宏亮而且蓋過所有媒體提問的聲音大喊著:「離他遠點,跟我說話。他沒有保送人上壘、他也沒有連續對 Bucky Dent 投出兩個好打的滑球,輸球是我造成的,你們全部給我過來我的置物櫃,過來問我問題!」

  雖然事隔多年,但70多歲的 Peter Gammons 從來沒有忘記那一幕,據他所言,Duffy 也從來沒有忘記這件事,Eckersley 在那一瞬間完美的詮釋:「什麼叫作隊友。」

Dennis+Eckersley+National+Baseball+Hall+Fame+odyZaHlqHygx.jpg

  對於綽號「ECK」的 Dennis Eckersley 而言,在球場上有任何狀況都不該找個替罪羔羊來卸責,1978年的重要基襪之戰是如此,1988年被 Kirk Gibson 打出全壘打後也是如此,1992年ALCS在G4被一票多倫多藍鳥的打者打倒時也是如此,他永遠不會覺得「這是別人的錯」,相反的他會認為自己如果多出一點力,也許事情的狀況就會不太一樣了。

  前陣子,目前效力波士頓紅襪的 David Price 曾經因為現已轉任球評的 Dennis Eckersley 在媒體上對於紅襪隊有些批評,兩人間發生了不愉快,甚至有當面擦槍走火的事件發生,當時《波士頓環球報》的記者 Dan Shaughnessy 寫下一段報導,當中提及多倫多藍鳥的球探 Jim Beattie(同時也是前巴爾的摩金鶯、蒙特婁博覽會的教練、更是1978年面對 Eckersley 的洋基其中一名隊員)對 Eckersley 的印象,他說:「如果我是名球員而且受到 Dennis Eckersley 的批評,說實話我會回到酒店然後照照鏡子。」

  Eckersley 向來以直率、真誠而敢言聞名,而這位前賽揚獎、MVP、名人堂等級的大投手,不只留給我們精彩的生涯和比賽片段。


  他也留給我們一個很棒的故事。
 
  一個有關成為隊友具有何種意義,的故事。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ZIMBIO、GammonsDaily.com
參考資料:〈Peter Gammons: Dennis Eckersley and what it is to be a teammate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收藏,真的是個不歸路。尤其是收藏棒球相關紀念品或物品,有如黑洞般恐怖啊~
棒球跟一般的運動相比起來,可以收藏的真的相當多,頭盔、球棒、釘鞋、球衣、壘包、紅土...等
年輕時沒有太多經費,拿著空白塑膠球去跟球員要簽名,開始有經濟能力之後改買紀念球或比賽球
讓自己的收藏更提升一個等級。走火入魔之後,迷上了收藏球衣,從球迷版一路收到球員版
最後開始收藏實戰球衣,荷包也越來越薄了(咦!?)。也因此瀏覽一些競標網站(好處是會願意學英文)
今天就想來分享一下自己收藏「球衣」這條漫長又無止境的深淵吧!
370787.jpg
 

vaderis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網路上的棒球討論區中,對職棒教練的批評似乎從來沒有停過。近期LM的洪一中教練就自爆會上網看PTT,並且對投手教練吳俊良經常被罵一事感到不平。而前象隊總教練陳瑞振過去在上狗吠火車時,也曾抱怨過當初帶隊拿下冠軍,本心想已完成總教練最重要的任務,結果還是逃不了球迷毒舌的事。

陳瑞振於狗吠火車節目分享當總教練的辛酸

  為什麼職棒教練老是會成為眾矢之的呢?老樣子,以下是我個人的一些考量與推論:

  我認為其中一個原因,在球迷的預期心理和第一線人士不同。我們都知道,所謂的「好」與「壞」都是藉由著比較而來的,例如我們知道大部分的打者成績都在兩成多到三成多之間,因此若是有一位四、五成打者,那我們幾乎必然會說他好。反之,若是打擊率只有低到一成,且也沒有甚麼長打或撿保送上的表現,那球迷對這位選手的打擊能力評價自然會較低。

  當球迷看到一位一成打者上場,然後敲出扎實的安打,心裡可能會想「噢,這位打者今天狀況不錯」,但如果像是王柏融這種打者上場,他敲了安打我們可能也不會有任何訝異,甚至還可能會嫌他「打得不漂亮」「又是打一個滾地球穿越安打」。但以站在打者本人的角度而言,沒有人會認為上場打安打是「應該的」,他們想的永遠是要怎麼面對那些遊走在各個角度,變化萬千的球路,並作出有效的揮擊,而「安打」正是代表他作為打者的成果,

  這種設想轉換到教練身上的話,最容易聯想到的比較對象就是「戰績」。首先,許多支持特定某隊的球迷,在對球隊的預期心理上,有非常高的比例會認為球隊是「能贏球」的,且幾乎不管甚麼狀況都是。以今年來講,LM本來就兵強馬壯,統一有許多優秀年輕人與堅強土投陣,富邦則吸收了過去有實績的他隊球員和洋將,這些隊伍的球迷對自己球隊懷抱希望也算好理解。然而戰力嚴重折損的中信兄弟,在上半季僅拿下二十勝,下半季雖然看似一時具爭冠相,但又因為一波連敗痛失機會。如果是相對比較來看,本來就會覺得兄弟的陣容要和其他三隊相比得「很拚」,最後還能拉住一絲機會其實也不容易了,但此時去看兄弟球迷的討論,會不難發現不少人是無法接受這個成績的,代表還是有不少球迷認為球隊還應該要贏得了球的。

  所以事情就很自然地變成了:「四隊球迷都認為自己球隊有奪冠實力,實際上的冠軍卻只有一席」的矛盾狀況。因此只要戰績「不如預期」,大量的抱怨或檢討文自然隨之而生。在「抓戰犯」的氛圍下,統兵的教練自然免不了成為目標之一,其他如果打擊或投手上出問題,那其他教練也會一起被罵。但對教練本人來講,他在第一線的感受一定是認為勝敗兵家常事,每一場勝利都是得來不易,當然更不認為一定能一直贏球奪冠。(但還是會在媒體前信心喊話甚麼團隊氣氛很好,我們不會放棄之類的)投教打教大概也會認為自己已經盡全力幫助球員作調整,想到自己盯選手盯得多辛苦等等的。

  這樣的認知落差,是我認為教練容易被罵的「大方向」,至於其中還會衍伸很多「小細節」,例如調度上的爭議、戰術上的爭議、檢討教練對球員狀況的掌握……等等。然而以目前台灣的討論風氣來講,雖然不是贏球就不會被罵,但容不容易被罵還是與戰績有一定關聯的,特別這兩年又是LM壟斷冠軍杯的情況下,讓有三家的球迷無可避免的想去檢討自己隊伍到底哪邊做得不好。

  球迷無法理解教練這個職位,自然也會造成一些誤解。例如我們常看到很多討論談到打線不振的時候,說「給○○來帶就能救」之類的話,彷彿把教練當成一種RPG式的裝備,認為我找一個好教練來,全隊就會打擊+10或怎樣的,反之爛教練則會讓隊伍全能力-99等等。

  這個觀念的問題在於,在到了職棒一軍這個層級,「好教練」其實對球員的幫助是極其有限的。一個球隊的好壞,大部分看得終究還是整體的球員實力,而不是教練。近年受到無數讚譽的洪一中教練,在2016碰到球隊戰力青黃不接,主力又輪流受傷的影響,還是只能無奈吞下墊底之位。而在發展相對成熟的美日韓等職棒,也可看到許多球隊為了贏球,不惜捧出大把銀子網羅一位好球員,但是好教練拿到的薪資卻一直難以與明星球員相比。不只如此,球隊還肯花錢投資在球探及數據分析等眾多眉角上,都是為了拿到好球員作的準備,而事實也證明了這麼做確實有效。

  我想資深一點的球迷都不難感受到,都打到一軍了才突然脫胎換骨的球員肯定不是多數,而其中要是有這樣的球員,成長的方向又多半是得到了心裡上的調適,並非技術上的突破。反之,沒打出當初預期潛能,或者只能威一陣就往下掉的球員比比皆是。很多時候球迷覺得只要球員能「發揮正常實力」,那球隊就有機會,但事實上能不能「發揮正常實力」正是漫長賽季中最困難的課題之一,而能幫助球員隨時調整到最佳狀態,作為職棒教練已經算是功德圓滿了。理論上一位球員他技術上的大缺點是那麼容易得到修正的話,那其實在過去學生棒球或業餘二軍階段早就該修正了。

  許多有過實績的教練就算曾備受推崇(如Tommy Cruz16年的葉君璋),但時間一久,也會發現受限個人能力的球員還是佔多數,不是每個人「給小葉調一調」「喝滷汁」就能來個超級level up。這點不只球迷會誤解,有時連當事者的教練也會太過樂觀,認為自己調教功力好,所以不斷給予那些有缺陷的球員機會,深信他們「總有一天會克服這個缺陷」的,但通常這麼做,最後都是很難有令人滿意的結果。

  不過有一點我想強調:雖然好教練對球隊的幫助不會太大,但是爛教練對球隊的危害倒是深不可測的。首先前面談到,球隊的好壞絕大部分是決定於球員的水平,但是教練可以用一個方式輕易的破壞掉這個規則:不照球員好壞進行調度。即使一支隊伍中有多少實力高強的球員,他們只要不上場,對球隊的幫助就近乎於零。又或者像打者無論多麼擅長進攻,只要教練下令他上場只能擺短棒,即使兩好球也得點下去,那他的打擊實力自然也是無用武之地。不是說戰術一定不好,但糟糕的調度和戰術,絕對是球隊的實力拘束器。現在也可以看到如MLB許多球團已經在縮限教練本人對嘔打單的決定權,轉向內部團隊評估誰該獲得上場機會,正是因為如此。

  除了調度之外,教練若是提供錯誤的訓練方式,亦會造成大小不一的傷害。前文曾提到好教練的豐功偉業經常不持久,然而不同的是,爛教練的糟糕事蹟卻是似乎可以一爛再爛。某位強調速差、控球的投手教練,幾十年前就已經被評為是檯面上最差勁的投手教練之一,而近幾年他再度得到回鍋機會,結果表現還是令人搖頭,投教之位最後也待不長。

  「幫助球員調整狀況」是教練的必要工作,不過這可是一件很難順利卻很容易搞砸的差事。以前曾經有過某教練在國際賽前,讓隔天的先發投手練投一百球,結果選手在沒力的狀況下上場,馬上被韓國打者迎頭痛擊。又或者曾經有一年,一支拿到上半季冠軍的球隊,在下半季因為一些不幸的事情必須找新任總教練。結果那位新來的總A在備戰冠軍賽期間,居然開出了如同春訓般極端強調體能的菜單,把球員操得半死,於是沒力兼練習失衡的球隊就在冠軍賽中慘遭對手直落四橫掃,該教練也因此去職。

  所以客觀來說,一個教練能做到看似「不得不失」,其實已經是水準之上的表現了。我們可以看到這幾年的CPBL,有時出現實力或狀況正好的球員卻無故被擠下板凳或二軍,有時出現球員間有不和糾紛,有時是教練團與球員間的對立等等。證明一支球隊風平浪靜,安安穩穩打好球正是「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既然難作好又容易作差,教練這個職位的苦衷確實是有難得諒解之處。而主觀立場來講,球迷又不容易了解到這層辛酸,批評謾罵自然隨之而生。但這也不代表球迷的批評是全無道理的,在世界棒球日新月異的今日,國內教練(也可以說棒球圈)在很多觀念上確實也尚有不足之處,而作為職棒公眾人物受評議也是正常現象。對教練自己來講,如何調適讓自己看似「不得不失」也是該學習的課題吧。

 

科科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