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 Mastermind

97b3fc5ae23c3c3283eab3d554146df1  

文章出處:ESPN THE MAGAZINE
作者:WRIGHT THOMPSON

協同翻譯:ooo15434


Theo Epstein從Wrigley Field球場走進走出,在空曠的露天陽台吃著午餐,希望能讓芝加哥看到常春藤在十月轉紅的樣子。這位小熊總裁已經接近中年,不過他對球賽的熱愛越發增長,更勝過往。

Theo Epstein拿著pick撥片的手指正淌著血。

血漬沾染在琴弦與指版上,他坐在橘色的音箱上,持續演奏Pearl Jam與Led Zeppelin樂團的主題曲,聲音越來越吵雜,彈速越來越快。這場景發生在一個八月下旬的凌晨一點,小熊球員地下休息室裡,他露出半齒笑容,一腳往外伸,想要在回家前再表演一首曲子。

兩小時前,Pearl Jam樂團剛剛結束一場在Wrigley Field舉辦的秀。啤酒帶來的振奮情緒逐漸消退,他的太太Marie Whitney看著Epstein的搖滾巨星pose。Marie擁有哈佛大學學歷,在一個租賃的春訓住所曾用鐵鏟打死一支蠍子,所以,顯然她不在乎Epstein的耍帥行為。事實上這裡的人也都不在乎。那個房間裡聚集著Theo來自耶魯大學、聖地牙哥還有波士頓的朋友,這些人認識Epstein至少20年了,從Epstein成為人生勝利組到現在步入中年。一些人跑去玩投籃機,或是空氣曲棍球機台,只有少數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上播放的運動賽事highlights。Theo演奏了一段"Better Man"的前奏,他的朋友Sean靠著麥克風開始唱歌,很快地,房裡眾人慢慢跟著一起唱。Theo刷著和弦伴隨合唱,他露出微笑,那樣子讓他看起來比42歲更年輕許多。

跟他們聚在一起是個很棒的夜晚。Theo成長中最喜歡的樂團就是Pearl Jam,而今天看著樂團在自己的辦公區裡表演。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第10排,就在音控台前方,直到"Even Flow."前幾段曲調後,他慢慢擠過人群來到搖滾區前方,差點就把他的朋友推到舞台上頭。最後,他終於來到舞台最前頭,警衛人員用手電筒閃光警告他們兩次,阻止他試圖攀上舞台的意圖,他本想利用支架,可以更清楚地觀看樂團表演。他用嘴巴咬住啤酒杯,把手掌彎成杯狀放在耳朵旁,好把音樂聽得更清楚。三不五時,他會回頭看看後方擠滿球場每個角落的觀眾,每個人都沐浴在燈光之下。

穿著小熊球衣的Eddie Vedder 走了出來演奏安可曲,感謝球隊的管理階層以及”我最好,最好的朋友Theo Epstein。” Theo的朋友把他推向前去,Theo舉起手,並吹響口哨以示意。三個Ron Santo的小孩走向舞台,Vedder 說,身為一個小熊的終生球迷,能在這麼夢幻般的球季在此演唱,真是何其榮幸。然後開始隨意演奏他為球隊所寫的歌。Theo與兩個朋友肩搭著肩,跟著音樂擺動,他們用最大分貝大合唱:”總有一天我們會順利到達目的地!”

Theo Epstein在表演結束後走路回家,途中經過Wrigleyville和Lakeview的暗黑街道。無論是嚴峻的冬日或是季後賽開幕戰,他每天早上也都是走路去上班。每一次信步從住家到球場,都會經過安靜的鄰區。天氣熱的時候,孩子們會買一杯5角的lemonade stand。當Theo把棒球帽拉低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都認不出他,認不出現任體育國度中最著名的行政人員,那個擁抱數據分析文化的男人最終為紅襪帶來冠軍。當他拿到紅襪總管職位的時候才28歲,是大聯盟棒球史上最年輕的總管。14年後,他建立了一種類似”冠軍希聲”的聲望。
走到辦公室需要經過七個街區。

在那裡有一扇窗戶,隔離著Theo所創建的棒球國度與球隊的商業面。無窮盡的方程式寫滿玻璃,一堆算式看上去非常瘋狂,這是人們期待要在Theo Epstein辦公室所看見的東西。不過那全是笑話,都是一堆由三角函數拼湊的假數字。

“這全都是沒意義的,”Theo笑著說。

Epstein知道別人是如何看他的,他也自覺自己的名聲,並且嘲笑它。他的朋友總是對外界給他冷酷地操弄市場機制和尋找規則漏洞的形象感到困惑。今夏的一個夜晚,球隊老闆Tom Ricketts舉辦一場慈善拳擊賽,說道少有人像Theo一樣與自己的公眾形向不符:人們視他作類似華爾街操盤手的人物,但他看待棒球其實是種深深的精神寄託。當球隊作客比賽或打主場夜間賽,他會帶著午餐到Wrigley球場,只為了在空蕩蕩的板凳上坐著吃飯。他喜歡每到十月尾聲球場牆面長春藤的紅色,但多數球迷並不知道這時節的長春藤會變色因為往往球隊這時賽季早已結束。他愛季節變換,試著引用《Dazed and Confused》(齊柏林名曲)和《奧賽羅》(莎翁名劇)來描述之。此外他也看俄國作家作品,其中劇情多半來自角色內心掙扎。他在高中和大學各讀了一遍《罪與罰》,深刻感受到其中角色內心掙扎和自己有異曲同工之處。少部分來自他上流社會猶太人出身和麻州高知識份子身分認同,更多來自腦中自責、熱情與救贖的循環。他需要戰勝的一直是自己,「如果我讓我的思緒不受干擾地持續,結果肯定是慘不忍睹。為了保持心裡健康,我學會了跟自己對話還有深呼吸調整情緒。」

他的公開任務是簡單且眾人皆知的:打破另一個奪冠魔咒。但私底下,他來到小熊隊其實有很大的私人因素,且很重要的另一點是他一直沒有說明的。在波士頓,他對於自己瘋狂執著失去控制,那是一種群眾覺得可以作得比過去更好的相信。到最後,他被喜愛棒球的人包圍,壓力導致身體症狀,向是他的脖子受傷以至只能旋轉固定的角度。他的朋友看到這份工作如何改變Theo。那是當他們談論Theo失去甚麼,或是看起來如何不同的時候會說的。”確實有好幾次,空虛感驅使著他,”一位跟他在紅襪共事過的同事說,”他身體裡有一些部分,是純粹黑暗的。當他低落的時候,情緒總是往最極端方向走。”

就在紅襪著名的炸雞-啤酒事件崩壞後,他不能睡著。工作人員覺得東山再起是個笑話,嘲弄他們自己的修復過程。幾個難熬的夜晚,當事情變得更糟,Theo會上網,在一些以死亡為主題的事情上打轉,像是失事飛機的空調紀錄。他知道自己該離開波士頓,重新開始,不管這次的離開讓人如何評價。”我厭倦我看起來像是從崩解中逃跑,”他說,”但我猜在某種程度上,我是在逃離某些事。”

他來到芝加哥,希望能重建一支球隊,並且重建一部分的自我。

重建就快完成了,小熊棒球事業部工作人員的需求就寫在會議室牆上:尋找投手。過去四年,他們找到幾個很優異的球員,交易來Anthony Rizzo,選秀會挑選Kris Bryant。當他們計畫未來的時候,球隊卻沉到谷底,在2012年吞下101敗。Epstein跟他的左右手Jed Hoyer和Jason McLeod(他們的職位有不同階層,不過都是決策核心)坐在他們有諸多電視與半打散亂遙控器的位子上。當大聯盟小熊隊被屠殺的時候,他們從電視上看著球隊的未來統治著小聯盟。幾個夜晚,球隊未來閃亮與不斷輸球的現況令人眼花撩亂,他們必須互相提醒:不要表現得太開心。

一個像是2016年的球季,是Epstein為何拿著一年400百萬高薪並從波士頓到此的原因,從自家農場體系培養出兩個MVP候選人,並有七個球員入選明星隊。儘管數據並不是領先很多,但小熊擁有最大的機率贏得世界大賽。Theo讓手下去計算奪冠的統計模型,得到的數字是小於1/5。

為了季後賽作準備,球隊必須運用交易截止日去找到更多好投手。為此,在七月最後一週,Theo運用一個售票辦公室的小空間,把他打造成戰情室。第一個交易是從水手隊帶來Mike Montgomery,一個必要的左投。一個小時後,Epstein到South Loop參加一個Joe Maddon舉辦的派對,再穿過城鎮去吃壽司。他的朋友與同事Colin Faulkner開車載著Theo,當他們正要坐進車裡的時候,一個喝醉的紅襪球迷幫Theo打開車門,並且為2004年的冠軍跟他道謝。當Colin坐進車裡,Theo接起電話。尋找投手。現在是禮拜三晚上九點。

“我必須快點打給我們的投手教練,”他說。

Theo撥打Chris Bosio的電話。

"Boz嗎" Theo問道,接著當Bosio花費接近兩分鐘的時間去描述那晚3A的比賽時,Theo沉默以對。Colin將車開向南方,到Clark Street,然後在El tracks之下,穿過LaSalle-Van Buren站,那裡火車克拉的聲音在頭頂。當Bosio解釋老將後援投手Joe Nathan想要重返大聯盟情境的時候,他們行經Americana Submarine商店。小熊希望他在3A多待一會。
“再一場吧,” Theo告訴Bosio,”如果表現不好,我們可能會終止這個實驗,而不是浪費一個名額。我想這是公平的。”

當Colin驅車經過Lower Wacker,Theo把電話掛上,轉向Chicago River交錯之處。正當Epstein要打電話給助理總管Shiraz Rehman,告訴Rehman如何決議Nathan情境的時候,他們已經快到餐廳了。Rehman沒有接電話,所以撥給即將年滿29歲,決策圈年紀最小的Scott Harris。他們跟彼此對談多過於跟家人的對話。

“嘿,還好嗎” Theo說,”嘿,我把Shiraz加入對話”

Theo再次打給Rehman,這次接通電話了。” Shiraz,”他說,” Harris也在線上,你沒接電話後我打給Harris。Harris你在嗎”

Shiraz說不好意思。Theo笑了,說”沒關係,沒事兒。”

他暫停了一下。

“嗯…總是得要花時間去溜溜狗啦。”

他又暫停了一次。

“一支試著要贏世界大賽的球隊又錯失一次機會,”他說,

他又笑了一次,談話中的最後一次停頓。

“剛剛只是開玩笑的,”他說,雖然曾為Theo工作過的人都說他的諷刺言論帶著種對事實一針見血觀察。今晚這件事,他要表達的再清楚不過。

投手第一,狗第二。

 

中場休息 中場休息 中場休息


一個Theo的朋友喜歡稱呼他是”王八蛋”,這綽號涵蓋了多重的行為。Epstein不論走到哪兒,都會建立一個像是移動式更衣室的空間,在那裡,越會唬爛代表越有價值。今夏一場Wrigley主場的比賽過後,他通過街道走向辦公室,房間裡佈滿小熊隊嚴密守護的機密資料,”這邊唯一一個可以公開就是Jed Hoyer的照片,” Theo邊說邊指向吊掛處,大家都笑了。掛在牆上的是一張Jed Hoyer的巨幅照片,Jed站在綠色貨卡前擺著姿勢,旁邊站著另一個男人。他們的腳向外踢,就像Audrey Hepburn的電影裡兩人要親吻的姿勢一樣。這是Jed和他的妹夫,他們的太太是一對雙胞胎,擺著跟老婆一樣的pose以此作為玩笑。他們將此擺上社群網路後,最終Theo看到,將這張照片放大列印,掛到牆上。

Theo的朋友們都喜歡說故事—在他們看來,這些故事描述Theo的精準度,就像棒球迷眼中他使用數據般準確一樣。當穿著小熊吉祥物的人物對待工作太嚴肅的時候,Theo會偷走玩偶的頭部,然後拍出一串下流的照片。2004年春訓,Theo把瀉藥參進碗哩,年輕人都知道不要碰Theo帶來的前菜,但隊上一個老職員不疑有他,抓了一大把來吃,結果付出腹痛的代價。大概三年前,Theo和一票人到他們喜愛的,一間叫做Girl and the Goat的餐廳慶祝Hoyer的40歲生日,當他們嗨過頭的時候,Theo爬上店裡閃霓虹燈光的高大旋轉山羊裝飾,險些摔下,也因此挫傷他的右邊肩膀。他放上一張傷處的照片,笑著並下著標語:小熊總裁因為山羊魔咒摔倒啦!”

在嘲笑完Jed的照片之後,Theo看到一個穿著綠色休閒褲的手下(那是他最年輕的員工之一),他張嘴笑了,暫停了一會兒說,"他正打算贏得高爾夫球大師賽*,好湊齊整身行頭呢"眾人都笑了,包括那個被開玩笑的員工。他的尖酸語言總是很有針對性的,通常只有棒球迷才聽得懂。2002年,現任的紅襪副總裁Adam Grossman,當時想要在第一個上班日給眾人留下好印象,他穿著一套像是只有自我感覺良好的大學生才會穿的西裝,搭配時髦的皮鞋,然後在打擊練習區跟著Theo自我介紹。他們互相握手後,Theo看著Adam的腳。

*Masters 這邊指的應該是高爾夫球公開賽,冠軍可套上綠色夾克。

“你覺得John McGraw*要是看到這雙鞋會有什麼感想?"Theo面無表情地說。

*John McGraw 傳奇老球員,最有名的照片是穿著雙皮鞋搭配球衣站在打擊區

那個球季後半段,他還站在桌子上,表演一段演說,朗讀的內容是Grossman應徵職務所寫的信件內文,讓Grossman恨不得想在地上鑽個地洞。這也使得Hoyer得接著替Theo收拾殘局,確認Grossman這小子的狀態。

當Theo氣瘋的時候,他會破壞一切東西。在波士頓的時候,他們都記得一個吞下辛苦一敗後的那晚,Theo在辦公室揮著高爾夫球桿。他故意把一顆球打向一處狹窄通道,打進敞開辦公室門內,或者,最好是打碎窗戶的玻璃。當來來往往的人群開始聚集,他決定放手一擊,那個球砸中一條水泥柱後,反彈飛出一個奇特的角度...然後直接落在球員副總裁Ben Cherington的額頭。他們先是聽到一聲慘叫,接著鮮血從傷口中冒出,幾分鐘過後,Theo走到外頭,面對著Cherington盛怒的太太(她正準備來接先生,然後一起把東西搬進新家去)”別生氣,”這是Theo的展開對話的開場白,隨後,他在高爾夫球上簽名,並且送給Cherington,當作是一個玩笑。

“他就是不能停止The Theo的荒謬行徑” Grossman說。

在波士頓,沒人能比Amiel Sawdaye承受更多Theo的垃圾話。Sawdaye在2002年來到紅襪,現在是球探部副總裁。Sawdaye會比任何人都更認真反擊,有時會用他們放在辦公室的拳擊手套,跟Epstein來場比劃,以排除雙方的怒氣。當Epstein正準備搬家到芝加哥的時候,Sawdaye賣掉房子,但新買的住處暫時沒法入住,所以他的計畫是先帶著家人到春訓基地。不過,Sawdaye的一個兒子碰到一個醫療上的緊急狀況,因而打壞計畫。當下Sawdaye沒地方可住,所以Theo延後賣掉自己與太太在波士頓的房子,讓Sawdaye與家人可以免費入住。

儘管有種種不正常的舉動,Theo通常是體貼而且是慷慨的。有一次,Epstein送給Kris Bryant的爸爸一幅掛在主場上方的他兒子的banner。當小聯盟顧問Mike Roberts失去陪伴多年的妻子,Epstein邀請他跟著球隊一起客場移動,這是一生都待在小聯盟的Roberts,第一次跟著大聯盟球隊一起移動。當Roberts在家的時候,球員們的太太與女友會輪流送食物給他。

他一直保有很深的同理心,能感受到身旁人們的感受。在大半人生中,他能反射他所進到的每一個屋子裡的能量,並且將其變形,或是更精確地說,不能夠不做出改變。假設他對話的是Kevin Millar或是John Lackey,他可以盡可能地像跟聯盟最老油條的球員對話那般低級。跟搖滾巨星在一起的時候,能夠滔滔不絕地討論名氣帶來的種種挑戰與風險,或者像個專家一樣評價樂器。跟數據專家在一起的時候,他可以對研究方法深度探討。他能夠與百萬富翁討論Nantucket當地房地產價格,和億萬富翁討論豪華遊艇或和底下實習生討論電視當紅實境秀等等。"我不覺得我是變色龍,” 在一個夜裡,Epstein說,”我可以感覺到人們從何而來,甚麼讓他們變渺小,那裡讓他們更有價值,甚麼能讓他們自己感到良好。我從裡頭學到的,就和他們自己從裡頭學到的一樣多。我喜歡與人們建立鍵結。”

這有一部份是從Fenway球場開始的,他與他的父親與他的雙胞胎兄弟Paul,常常走路去球場看比賽。Theo不僅記得並且時常駐足在這些回憶裡:他的爸爸牽著他的手走過A出口。入場旋轉門嘎滋聲響。零嘴、土壤、草地的氣味。Leslie Epstein會特許讓小朋友選擇三項想要的物事,可以一次用完或分批使用。Theo會選蝴蝶餅、牛奶和Fenway特有熱狗堡,其中賣熱狗的攤販叫做Kirschner,這變成Epstein家族的一個密語,拿來稱呼那些來看比賽卻不懂棒球的人。如果坐在他們旁邊的人,只是把來球場當作交際活動,Leslie會說,” K-k-kirschner, boys. Kirschner,” Paul跟Theo就會大笑。有些時候,男孩們會玩紙牌,或是到對街的Ryan Family Amusements打保齡球,那些地方都在球場旁邊。

25年過後,Theo把第一個世界大賽戒指給他的老爸,因為他覺得看到老爸安靜地盯著戒指看的樣子,比他自己擁有的感覺很棒。他對於2004年奪冠慶祝最深刻的記憶,就是看著其他棒球部門的人員互倒香檳的景象,看著Johnny Pesky的樣子。這些記憶是易碎的,他所渴望的冠軍所帶來的狂喜,和陪伴身邊人們是息息相關的。2004年紅襪奪冠後的第一個早晨,球隊走過另一個熟悉的旅程,從Logan到Fenway。Theo至今回憶起,還是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當初車隊停靠在路旁時,旁邊有一座墓園,他看到一個紅襪球帽就掛在一座墓碑上。整座城市彷彿凍結在那一刻,生者慶賀活著真好,同時,他們也在心中緬懷逝者。

他們在三年後贏下另一個冠軍,部分功臣是自家培訓的家鄉弟子Lester, Papelbon, Pedroia 還有Ellsbury,他們是Theo在四年選秀會的傑作,他感受深刻並且對自己的權利感到滿足。他又一次對此種感覺渴望,一個在芝加哥拿到的冠軍將會結合2004與2007年的最佳回憶。他想要重新找回那個深刻感受,儘管,他是再清楚不過,那是多麼容易流逝且難以找回的。
在一個特別熱的七月早晨,Epstein站在辦公室之外靠著Clark Street的走道,羞怯地解釋為何他的手機破碎的原因。他因為球隊在明星賽前表現極差發火,而將手機摔壞,一直沒時間去替換新機。所有棒球隊脆弱程度總是比人們願意承認的還多上許多。

“如果我們有個戰績很爛的一個月份,如果我們失去領先,他們會注意我何時進到辦公室,”他說,”他們會覺得我們很自滿。這是人的天性,總是希望替任何事情發生找出背後原因。這是無法說明的,就像翻轉一個銅板或是一場棒球賽的結果,我們必須催眠自己:這支球隊擁有很棒的化學效應,球隊很強悍。你知道嗎?那些玩意都有影響,但從來就不是人們以為地那樣可以解釋一切。但這些從來就不是球迷要的答案。這是為什麼我們要幫天上的星星編故事,還有那些星球、海洋、神與所有的迷思。我們從能理解並能解說的一個點去發展。部分是事實,一些不是,但我們把所有的事情都賦予意義。”

這種對於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無法全權掌控的無力感,讓他覺得自己就像個毒蟲,他承認,這使得生活失衡。其他球隊試著複製他的數據分析,然而全被誤導了,因為他相信的棒球哲學就源自他的內心。不只是一個市場的得利者,或是預測哪個高中生能變成全明星的專家,Epstein就是瘋子。他瘋狂執著於最微小的細節,從選秀評估榜,招募Jon Lester所做的影片,請真的小熊評論員去做一個假的世界大賽宣告,到逛遍網站只為了找到一個放置在球員用餐區的小熊標本。去年,當球隊準備建構一個新的球員辦公室,他極度專注在沙發與沙發腳墊之間的距離。”我腦中存在十幾種搭配組合”他說。

站在他的辦公室與球場之間的街道上,幾位球迷在等著他情緒平復,好上前索取簽名,他們最常遞過來的東西是上頭印有”打倒魔咒”字樣的棒球。他描述他們如何去調查一個想簽下的球員的背景。舉例來說,今夏尋找投手的時候,他拿到一個Aroldis Chapman的資料夾,裡面包含Chapman在與女友吵架後於車庫裡開槍的陳述的負面資訊。但是根據模擬結果,那位終結者能夠提升奪冠的機率高達1/4。Epstein面臨一個艱困的抉擇。

決策過程中,他收集許多資訊,加以評估,然後他打了通電話。他送出一個投手與三個潛力新秀到洋基,換回Chapman。放棄這些球員等於讓球隊在未來少掉一些競爭力,這些Epstein知道,但球隊需要一個像Chapman的終結者,在十月做真正的競爭。

在交易截止日,他不斷地感到折磨,說這是”這真是在逼瘋我”。但他的評斷卻很冷靜:辦公室裡掛的首要目標就是”找到投手”。然而,他對於收集情報很享受的。這一部分的工作內容,和他常常問自己的問題十分接近。他喜愛球探把這些資料結合在一起,佈滿所有關於朋友與敵人的細節,包含批評像Chapman這樣的球星的網路言論的影本,還有高中球員形容他們兒時臥房的敘述。”他們寫下這些背景調查,讀起來就像俄語小說,”有一天他說,”我跟你說,如果你挖掘得夠深,會發現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他媽的俄語小說,每一個人都是。”

如果沒有做現在的工作,Epstein有可能會是一個作家,律師,或是一個少年罪犯。不過,事情在12歲那年有所變化。1985年春天,他最喜歡的棒球電玩Micro League Baseball在二代蘋果電腦上安裝,釋出一個總管模式,讓他可以管理球隊,打造自己想要的球員名單。那個遊戲僅開發一年,是第一款強調模擬經營的遊戲,只在乎佈局策略,不注重遊戲時的手眼協調能力。Theo創建了一支成員全來自Negro League的球隊,然後打爆電腦。1985年十二月,當他12歲的時候,他得到第一本Bill James的大作。10個月過後,紅襪輸掉1986年的世界大賽,所以對他來說,Bill James 與Micro League Baseball再也不只是單純動腦的休閒娛樂而已。他們給了他一個把破碎的心接合在一起的機會,讓他第一次把情感跟現實行為結合成屬於他的完整看待世界的方式。今年暑假的一個夜晚,他被問道如果紅襪1986年沒有失敗,是不是他就不會擁有現在的成功事蹟。他做了一個很長的停頓。

“可能不會吧”他終於回答。

在耶魯大學的時候,他應徵了一個棒球實習生的工作,並在巴爾地摩落腳。在那裡,他組織了一個慶祝會,成員是他在在電動裡熟識的Negro League球員們。當一個在波士頓的助理總管職缺向他招手時,在聖地牙哥工作的他,總算得到一個夢想成真的機會。當時Billy Beane決定婉拒紅襪的職務,老闆便給了這個28歲,已經在地下室工作的年輕人一試的機會。

Epstein成為總管的那個早晨,他走出Fenway的公寓,發現眾家媒體正在等著他,並且跟著他一路到工作的地方,他不斷提醒自己別跌跤,得專注在自己的步伐上。即使現在在芝加哥,他常常會拉低帽沿,一夕成名帶來的緊張感,始終緊隨著他,” 我28歲接下這份工作時,情緒智商上大概只有16歲而已。”他說,接著敘述他在高中時期的行為,”我當時很內向,常常跟蹤人回家,我覺得這樣沒人會注意到我,我就可以觀察他們。我知道那聽起來很怪。但我若是不觀察我就無法生存,我會戴上帽子然後跟蹤他們。”

他結束了一場無可挑剔的記者會,然後開始工作。幾個小時之後,他的工作夥伴與兒時好友Sam Kennedy打了通電話過來。

“還好嗎?"Sam問道。

“我坐在這兒,變成一個總管了,” Theo說。

回到家後,Marie幫他買了一個冰淇淋蛋糕當作慶祝,但他待在辦公室待太晚了,所以蛋糕融化了。那其實是個警示。這些在球團工作的人們追求一個冠軍,幾乎排除人生中的其他事物。他們很少離開辦公室,一天工作18個小時,當他們重新回到真實生活的時候,還是在談論著棒球,在Theo的公寓,或是在一個酒吧,或是在一個經常去吃東西的鄰近餐廳:到El Pelon吃塔可餅,或到 Rod-Dee II吃炸雞配米飯。Theo把聯盟規則手冊讀得滾瓜爛熟,試著找出其中存在的漏洞並加以利用,對規則從來不存有既定想法,甚至想出新方法來面試總教練,像是讓Terry Francona和辦公室裡進階數據專家一起進行比賽模擬較量(結果Francona和對方打成平手)。Theo, Jason McLeod, Jed Hoyer 與Ben Cherington,他們一同成長,那個時候,還只有Cherington結婚(雖然後來以離婚收場)。介於工作與家庭的界線消失,”這是真實的連結,” Hoyer說,”我們就是各自的家人”

Theo世界的中心圍繞著他在地下室的辦公室,遠離紅襪主要的二樓辦公室。那個地下室不常被球團使用,之前,那是Ryan家族的娛樂室,Theo跟Paul Epstein會在這邊完保齡球或是紙牌,所以每個他準備開始工作的早晨,Theo總是像從兒時回憶汲取能量與動力。

那些年是他人生中最棒的幾年。

然後他們贏得世界大賽。

Theo打給愛國者隊的教練Bill Belichick尋求意見,如何持續成功。

”你死定了” Belichick這樣告訴他。

中場休息 中場休息 中場休息

紅襪在Epstein的任期內兩度拿下冠軍,但在他的波士頓職涯後期,就連一個熱愛紅襪的男童,也會變成一個盡可能遠離這支球隊的男人。波士頓當地的運動媒體寫下球隊起落的各種原因,但最簡單的一個解釋,就是Belichick曾告訴過Theo的。那個美足教練指出贏球與人性缺點中的衝突,每個人都開始想贏得名聲,並且覺得自己不被賞識。Theo幾乎是馬上見識到這些言論的應證。

冷戰在棒球營運部與二樓間開始爆發,衝突幾乎蔓延到整個球團。Epstein覺得一些他的老闆被鎂光燈焦點和外界讚美給迷惑。比起在Theo的世界裡建立一個正確的文化,他們更希望贏得在媒體圈的熱烈討論。”在這裡你很難找到真正的團結,無私與溝通,” Epstein說,”你能在棒球營運部裡看見這些,但在球團的其他部門,我覺得是完全背離這些理念。”

Theo是個絕對主義者。他所看見到的,一切對抗商業的衝突全是黑或白,好或是壞。”就像是法國大革命一樣,”他說,接下來的七年內,他辭掉工作兩次,第一次在2005年共離開80天,第二次則是2011年。

2005年,他拒絕一份合約,不能再與為了降低交易的批評而在媒體上編造故事的人工作,不能再與擔心公眾形象比擔心球隊長期利益的人工作。Theo在地下室聚集他的部下,告訴他們他愛他們,而且他們永遠都會是家人,但他不能繼續在此工作。幾個人哭了,他也崩潰了。他們開始喝啤酒,講故事,而那時,負責追蹤雙方合約談判衝突的狗仔帶著攝影機在門外守候時。因為下正是萬聖節,所以Theo穿上一個工作夥伴的哥吉拉外裝,一路從會議桌滑過,靠著偽裝穿過記者。當他到家的時候,他困惑的家狗發瘋地狂叫,直到他拿下哥吉拉頭套為止。他感到茫然失措與難受近三個月,他才重新回到地下室工作。他還是不能遠離這一切。

第二次他辭掉工作,他和他的老闆們還是沒能解決棒球與商業面的衝突。他讀到幾篇關於當地轉播單位(NESN)收視率暴跌的報導,核心團體的資料顯示,不論實質上是否需要,他的球團必須追求並簽下一個自由市場裡的大咖。Epstein感覺到球團文化正逐漸走向譁眾取寵的方向,也承認自己責無旁貸。是他決定去追求像Carl Crawford這樣的球員,他太過在意收視率下滑的報導。因為類似的鬥爭,他曾一度辭去他的工作,而在2010-2011年冬天,他已經無力去反抗。總是覺得自責,他覺得自己吃不消了,表現開始不符水準,這是過去,他最無法忍受在別人身上出現的問題。

他開始聽到小熊職缺的耳語。Epstein必須離開波士頓,或者,他必須找回波士頓在2002年給他的感覺。

小熊球團最年輕的同事都在影片室,位置就在Theo的辦公室與他離開這座建築物的門之間。當他想要一些年輕靈魂的撞擊,他會把頭探出來。有時候,發現他們在看實境電視而不是處理影片的時候,會拉過來一張椅子,坐到旁邊一起觀賞。他喜歡從那間房間裡的能量得到回饋。

那裡總是可以找到新的玩具。新的小熊營運部辦公室,現在橫跨街道,有一個手動冰球的機台,那是Theo想玩並且從網路上找來的。現在,他們正在進行一項跳高的比賽,想要看誰是跳得最高的一個。一開始,他們在牆壁上劃線登記,但對於Theo來說這樣還不夠,他的直覺是,要把每件事誇大到盡可能的荒謬程度。他請一個朋友帶來NFL在試訓時用來測量垂直跳高的機器,一共耗費800美金,現在就安置在辦公室的左後方角落。

“Eli,起來吧,”在一個晚上,10點,在依舊忙碌的辦公室裡,Theo說。

Eli Shayer是一個史丹佛大學的三年級學生,他完成一份關於”一個牛棚換人決定的些微成本”的研究,並且寫下"用C++程式語言演繹統計學上的馬可夫鏈蒙地卡羅模組"的報告。

“Eli是一個有生命的,活跳跳的實習生”Theo說。

Shayer把他的襯衫脫掉,試著要打破自己的跳高紀錄。所有人都聚集過來,Eli開始彎取,伸展,並且準備第一次試跳。當他第一次試跳的表現比預期好的時候,Theo稱讚Eli,他喜歡努力並持續進步的人。這些年輕的員工一直試著讓Thoe驚豔,這位大總管最惱人的時刻,是在辦公室美式足球Fantasy聯盟裡挑撿揮棄名單裡的球員的時候。

這個晚上Epstein不斷給予鼓勵,不斷碎嘴。”我還以為大賣場已經早就不賣你脫掉的這種白上衣了呢"他說,然後他問紀錄保持人Shayer,Eli的成績如何。

“19英寸,” Davey說。

“我最好的成績是多少?21英寸嗎?” Theo問。

“對的”

Theo轉向Eli。

“現在,學聰明點,”他說。

紅雀隊比賽的轉播變成背景音,一些人還在持續工作,其餘人等則是專注在Eli的下一次試跳。

Eli比之前跳得更高2英寸。

“再多一英寸,”Theo說,”你可以做到的。”

一些人開始在旁邊拿Epstein不服輸的個性開玩笑。

“如果你打破紀錄,”一個人說,”Theo整晚都會待在這裡的。”

Eli起跳,然後突破Theo的最佳成績。

“22?”Theo問,當某些人點頭的時候,他開始熱身。

他們笑得越發大聲了。

"我該重新替你調整機器嗎?" Davey問Theo.

"我熱身的時候,讓全辦公室人先輪流試試吧," Theo回應。

其他的人開始輪番上場。Theo在房間裡跑來跑去,消失在他的辦公室,然後接起電話。他的辦公桌左方掛著一幅巨大的Ted Williams照片。那是Williams菜鳥年的照片,照片裡的Williams露出一個來自小鎮的笑容,當時的年紀更接近Eli而非Theo。Epstein喜歡Williams臉上的喜悅,現在他依舊是開心並滿懷希望的,還沒有變成拒絕推帽沿向觀眾致意的憤怒男子。這是種視覺上警語,提醒Theo 要讓自己與辦公室保持年輕,並且意識純淨,給他們一個永遠處在一起的機會,不讓波士頓的腐壞帶到芝加哥。

那張照片是精神指引上的北極星。

坐在Apple II電腦前的11歲男童Theo與現年42歲正在Wrigley Field穿梭的Theo,最大不同之處就是一堆功勳,當然,還有對風險的概念。一旦你年紀越大,可能失去的越多,也就越少時間去討回。他現在有魚尾紋與白頭髮。有兩個孩子兩間房。他結婚了,逼得他得和情感牽掛共處。今年球季的某一晚,他的小孩監視器叫醒他,之後就再也沒法睡著,他走向客房開始閱讀。醒著獨處幾個小時後,他思考著步入中年的人生,還有過去是如何又是為什麼做了那些造成當前處境的決定。

Epstein總是要求媒體遠離他的家人,這樣可以避免Marie Whitney出現在跟自己有關的報導裡,但這樣的空缺,可能讓外人更無法完全了解棒球帶給Theo的人生中最衝突的一面。有一次,他避開與Marie家族的聚會,為的是簽下一名自由球員;一年後,他又做了一次相同的事,不過節日換成感恩節。曾經他的晚歸讓冰淇淋蛋糕融化了,讓人很難不以此作為他家庭關係的延伸隱喻。所以當他來到芝加哥的時候,他特別讓辦公室充人力充裕,試著營造一個世界,他在其中能夠在工作上表現優異,又有餘力享受生活。他聊了很多關於Marie的事,當他們一起在公開場合出席的時候,他會轉過身去牽她的手。

他學到當個丈夫與老爸是困難的,但棒球容易多了。現身,幹活,保有好奇心,永遠不要對過程敷衍或是將懶惰合理化。當你在工作上表現傑出的時候,辦公室就是逃避現實的最佳場所。”你應該跟我太太聊聊,雖然我是不可能讓你這麼做。”他說,”她告訴我:’無論你承不承認,工作的時候,你可以作勢捻捻指頭,每個人都會聽從指示。人們會奉承你;當你專注把自己鎖在一件事情上頭的時候,人們會很開心。工作上,他們任務就是盡全力給你發揮空間。然後你回家,不論你承不承認,你會把這種唯我獨尊態度帶回來。"某種程度上,她確實是對的。”

她看著他忽陰忽陽的情緒化脾氣超過十年,當他覺得事情順利的時候,他會跟下屬開玩笑,舉辦一些辦公室能玩的遊戲,搞一些惡作劇,或是為一些長不大的孩子搞一個運動場。反之,他會一個人待在辦公室,妄想到發狂,並且像個大人般思考。

她看到工作上對他的一切損耗。

他們一同承受這些。

在八月與紅雀隊主場系列連賽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小熊的連勝延續至第11場。一個星期六,Epstein與球團人員聚在33號包廂,看著球隊試圖拿下該系列賽的第三勝。他們的世界充滿著自定的規則與迷信,這些教條的中心思維是:如果球隊需要進攻,Theo會叫Scott Harris(棒球營運部專員)開始嗑吐司。當Harris開始吃碳水化合物的時候,小熊隊就能得分。有一場比賽,白襪隊將他們打線封鎖到無安打的狀態,Theo從經過的點心餐車上取下一整條巧克力蛋糕,Harris吃下超過半條,結果小熊贏球了。

"Harris," Theo知道對上紅雀的時候需要打線火燙一些,取了一袋麵包丟給Scott,說,”開始吃吧!”

Harris將麵包掰成一小塊,方便吞嚥。

“這樣好像更難吃了” Harris說。

“沒關係,你做得很好” Theo回應。

一直到七局的時候,情勢都是不錯的。接著,牛棚開始崩盤。不需要明說,大家都知道:小熊有3/4的機率不能贏得世界大賽。任何一個牛棚裡的嚴重問題都會讓沒法奪冠的機率增高。”這是個再脆弱不過的平衡。” Theo說,他的手環抱在頭的後方。

Epstein開始低聲咒罵。他又丟給Harris一塊麵包。

“好吧,Harris”他說,”吃吧”

小熊丟掉領先並且輸掉那場比賽,隔日,所有人又回到老位子又看了一場比賽。Theo依舊叫Harris吃下麵包,但這一次至少是一條全新的。小熊在七局上半還保有領先,而此時比賽與包廂裡成員的心情,開始扭轉。氣氛轉為緊張的速度快得令人驚訝,Theo開始談起球隊其中一個弱點,就是先發投手的健康。John Lackey,看起來已經體力耗盡,一出局後,一個紅雀打者把球打向邊線,直朝三壘手而去,形成兩出局。Theo轉頭,與Shiraz對看一眼:是時候把Lackey換下場了。但教頭Joe Maddon繼續把Lackey放在場上,結果,面對下一位打者的時候,肩膀就出現問題。Theo簡直氣瘋了。

“早跟你說吧,”他說,” 王八蛋,你剛不是才問過我球隊最大弱點在哪。"

在場所有人都安靜了,大家開始閃避Theo。Shiraz與Harris跑到外面陽台,Epstein拿起一台iPad,連結到小熊內部網路(網路命名為Ivy),所有的機密資料都存在那。Theo開始觀看每個後援投手投出的每一球,當他不再看的時候,他傳簡訊給不在城裡的Hoyer。一陣子後,Theo瞪著球場,沒人敢跟他說話。

他怒火中燒。

Hector Rondon終於走上投手丘,接著讓兩名打者上壘。

下一個打者擊出三分打點全壘打,紅雀現在超前了。

“幹!” Epstein大叫。

“早該料到,”他說,語調降低,垂頭喪氣的。這場比賽只能看到這裡了。他離開包廂,一個人走上街。當他回來的時候,他向上看著電視,正在重播一個奧運體操選手從鞍馬落下,屁股直接著地的畫面。

“這就是我們牛棚的慘樣,”他說,邊說邊比著螢幕。

Epstein癱坐在沙發上,背對著包廂後方的那道牆。其他人都忙著操作手機或是電腦,Theo正跟Jed訊息往返著。比賽終於結束,對上紅雀二連敗,Theo沉默五秒過後,看著球場。”五天前,”他對大家說,”我們還有理想的牛棚。能夠封鎖比分的季後賽牛棚。現在大亂了。真令人難以置信,沒甚麼比五天前的感覺更棒了。”

Harris眼神呆滯凝視前方,坐在其中一張皮革椅子,把腳跨在小凳子上。Theo嘆氣。這些行政人員們聚在一起,討論對策。”三個禮拜後,我們一定會好起來的,所有事情都會好轉。"Theo如此渴望地告訴大家,”但現在出路顯得再難找不過。”

八月,為了慶祝結婚十週年,Marie希望能有趟旅行,Theo提議參加芬威球場的Pearl Jam演唱會。Marie則希望去希臘。

他們達成共識,出發往希臘。

球隊往西飛去到奧克蘭,Theo和Marie則是往東到Santorini,他們與其他兩隊伴侶一同搭船,經由渡過藍色的海洋到達。沒和球隊一塊行動,讓他的心裡有些不踏實,但他如果說不去的話,將會感到更加的罪惡。他正試著找尋得到某些"東西",例如生活中的平衡。

同行成員與Theo爬上一個橘色的礁石,上頭寫著人們留下的訊息。他的同伴寫著”加油比爾隊加油” Theo則是下一個,試著不讓自己摔落。約莫十五分鐘後,他俐落地刻上太太與兩個兒子的名字字首縮寫。幾天過後,他回到現實中的掙扎與苦難狀態,Marie同樣只能在旁繼續等候,等候他找到他希望追尋的,那個不知是何物的東西。追求冠軍金盃的道路上,日子顯得特別漫長。幾個夜晚,當他回到家的時候,他睡下,並且夢到小熊贏得世界大賽。他的夢境總是結束在奪冠後的遊行,未曾有異過。他總是在探索人生將如何進展前醒來,夢境裡,奪冠遊行的那天,就是他將人生重建後的第一天。



ok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凍結的自由市場

之前的大物年VS現在的度小月年

芝加哥的激情、克里夫蘭的失落、九局的峰迴路轉,彷彿仍是昨日之事,殊不知球季結束一個月了。照理說這是個制服組應當忙碌,準備大幹一票的時期。但目前為止並非如此,僅有14位球員簽下了新一張的大聯盟合約,大物幾無動靜,簽約停擺。

去年季末,有相當多聯盟的頂尖選手,投身FA市場。戰力的消長使各隊生態有了極大的顛覆,合約更反映了美金的膨脹。Z魔神(6yr、$206.5M)、Price(7yr、$217M)、Heyward(8yr、$184M)、Davis(7yr、$161M)...,S級選手的薪水膨脹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中堅選手如陳偉殷、Kennedy、Leake,也拿到了在五年前僅屬於頂級球星的合約。時間再往前一年,Max Scherzer,一度刷新FA投手的最大合同;Shields、功夫熊貓、小亨利,也都簽下了年薪約兩千萬的複數合約。

(去年價值最高FA:Zack Greinke & David Price)

 

前兩年無論投、野都有相當出色的人才,除了滿足補強,也讓錢多到沒處花的大市場球隊有空間可供揮灑。

但不必多說,今年offseason被公認是個「度小月」。見不到屬於超級球星的The Decision,沒有東瀛選手的入札大戲,甚至對制服組而言,連找位「稱職」先發投手都相當困難(除Rich Hill之外,其餘先發投手皆ERA >4)。野手的部分,除最受矚目的E.E.(Edwin Encarnacion)、「古巴飛彈」Yoenis Cespedes之外,星度也褪色不少。

後援部分,相較先發的貧脊、野手的缺乏,無論在質、量都兼具。「古巴火球男」Aroldis Chapman、Mark Melancon、Kenley Jansen等...許多球隊的當家CL,紛紛投身FA尋求一紙大張而符合身價的長約。不過,RP一直是市場上受關注度較低的群體,多年來也被視為「免洗」,即便今年成為主角,也不會是未來藍圖的主角。

 

 

勞資糾結與罷工的傷害

 

(Tony Clark,球員工會主席)

大聯盟球員工會(Major League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簡稱MLBPA)做為全美最有力、最成功的工會,其價值絕非三言二語可以道盡的。

五十年來,勞資關係並非始終和諧,前後共發生過三次較大規模,甚至影響隔年賽季的罷工。至今最近,也是史上最嚴重的一次,發生在1994-95年,不但影響948場例行賽,甚至使得'94年的世界大賽停辦。要知道,即便是炮火封天的兩次大戰,都未能影響這個最古老、最悠久傳統的職業運動季後賽。可見勞資關係的和諧有多麼不可或缺。

94-95年的罷工,除了直接影響球季進行外,其餘孽更延續二十年,至今仍深受影響。

博覽會隊,1994年美聯龍頭,在那次深受影響的罷工之後,隔年入場人數驟降68%,失敗的球隊落得由聯盟接管的命運,最後成為了今天的華盛頓國民。

Michael Jordan,NBA最具影響力的國際巨星,在第一次退休後宣布轉戰小聯盟,卻因大罷工使得球季被迫提前結束。不過,也正因如此才有往後的第二次三連霸王朝。

觀眾,無論是視球星為榜樣的小朋友,或者是一輩子死忠家鄉球隊的球迷,罷工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當球迷不再買票支持,周邊商品無法售出,甚或是影響到電視合約,對職業球團的經營都會是傷害。下表為MLB自1993年~2016年的進場人數圖表。

直至今日,MLB的場均入場數始終停滯不前。儘管伴隨著MLBAM(MLB Advanced Media)的誕生,無論在電視合約、網路、總營收上都大有斬獲,由1994年約20億之譜,成長至2015年聯盟總營收為95億。但回歸至人,實體票房的大餅,其發展幾乎停滯,難以與那場大罷工撇清關聯。

 

承平時期,封館再現?

Via BBC Sports

封館,21年不曾發生在大聯盟的名詞,陰影正逐步席捲而來。上次封館的餘孽,博覽會隊的遷移、觀眾人數的下滑,皆與其脫離不了關聯。過了二十年,處在所謂的勞資和平時期,今年的僵局反倒是許多人料想不及的。老闆有錢賺,球員有錢分,自然無話可說,今日的勞資關係也不向過往如此般尖銳。但為何這次的換約可能導致封館呢?

 

QO補償VS國際球員選秀

合格報價制度(Qualifying Offer),這個在2012年引進的FA補償方案,自實施以來引起不小爭議。首先,任何要簽下已獲得QO報價的FA球員,得丟棄一個首輪最高順位的選秀權給母球隊(若首輪選秀權在前十順位,則以次輪補償之),使得簽下一個FA球員的代價變得太過高昂。特別是對那些並非頂尖,卻又優於平均素質的「好球員」影響最為明顯,迫使球隊要花更多心力評估成效,甚至可能影響合約。

(Colby Rasmus,史上第一位接受QO報價的選手)

 

至於資方想推動的國際球員選秀(International Draft)又是什麼?在此之前先簡單了解現行的制度。當前的規範,球隊每年會有個「獎池」(Bonus Pools)用來規定該年度可用於國際自由球員的上限。此上限是個軟性的限額(Soft Cap),即便球隊的花費超過該金額,只要付出100%的懲罰性稅金,契約仍然成立。不過,隔年度會對簽約有著重重限制,並且成為硬性的限額(Hard Cap),倘若違反規定則契約會被宣告無效。

記得Yoan Moncada,這個讓紅襪掏出超過六千萬的古巴小子嗎?其實當初所開的簽約金是3150萬,但加上100%的懲罰性稅金後,金額暴增為6300萬。也因如此,資方決心推動適用於國際球員的選秀,因為透過選秀將可避免「錢鬥」的競爭,限制球員的交涉對象,如此便可大幅降低交涉價碼。一旦這個制度上路,受害最深的莫過於中南美洲的小球員,這批人的處境大多相當艱難,不存在「放棄簽約回去讀大學」的可能。球員工會鄭重否決拿取消QO制度以交換國際選秀的提案。

延伸:International Draft Is About Money, Not Balance Or Transparency-Ben Badler
 

All About Money

資方想要摳死當、勞方要提升薪水,這看似對立的兩極其實不完全矛盾。極大化自我利益,在資本社會中是再常見也不過的事。談判本來就是一場拉鋸,No Pain No Gain,但兩個極端如何讓天秤保持中庸,則是另一門學問。下圖是Nathaniel Grow在Fangraphs發表的"The MLBPA Has a Problem"所呈現的,MLB如何在十年內從球員薪資占比最高的聯盟,一路驟降至當今的最低。

1994年,球員均薪約115萬,聯盟的營收約20億;2015年,球員均薪上升至近350萬,聯盟的營收則超過95億。老闆的口袋飽了,但球員的薪水成長幅度卻沒有領先通貨膨脹的速度太多。

因此,此次CBA換約的另一個重心,則是在豪華稅(Luxury Tax)的議題。從門檻、罰額至處罰次數都有著相當大的討論。現行的門檻是球隊的薪資上限不得超過$189M,並且將針對超額支出課徵22.5%~50%不等的處罰。倘若新修約的版本將上限提升至$200M(NY Post),則洋基隊可望終結連續14年豪華稅超標的紀錄。

 

總結

三個主題,一個核心-錢。勞、資雙方都是在為自己的權益打拚,協商是手段,封館是殺手鐧。權益不會從天上掉下來,永遠得靠自己爭取。美國大聯盟這套系統已經嫻熟的運作數十年,儘管有時成為利刃傷害兩方,但關係的穩定終將為雙方帶來利益與成長。

 

Sources:

Baseball's 21-year run of labor peace could be in jeopardy

Why the international draft is hindering MLB's collective bargaining efforts

It's Time to Take the Threat of an MLB Lockout Seriously

, , , , ,

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歷經All-in卻輸得奇慘的2015,重建卻鬧出信用風波的2016。2017年,有別於前年梭哈但被看衰,落得去年被迫重建而身陷囹圄。對於今年,在新秀逐漸收成、農場不再貧瘠之下,"寒冬"已經遠去,明年不再是只能期盼選秀籤的球季。教士隊能否透過穩扎穩打的養成計畫,一步步地從萬年B級球隊,翻身成為季後賽常客呢?

台灣的球迷對於這支位在聖地牙哥的球隊所知較少,因此本文將會針對重點球員做詳盡的介紹!

 

新秀新氣象-明年的超級新人

全能型五拍子選手-Manuel Margot

Manuel Margot,紅襪在2011年以80萬美元簽下的17歲多明尼加小夥子,隨後在Kimbrel交易案來到教士。《棒球美國》(Baseball America)將其列為百大新秀39名、《MLB.com》列為百大新秀26名。之所以能排名如此前面,在於Margot全方位、天分高的運動能力。

5'11''的身高,在棒球員中雖顯得矮小,但揮棒機制有著相當成熟的技巧。藉由強壯的手腕以緊實控制球棒,製造出相當不錯的揮棒速度,並總能精確擊中球心,使得在各個小聯盟層級,都能以高打擊率提升上壘次數。而上壘後最使投手頭疼的,必然是那令人頗感壓迫的速度。65分,plus~double-plus的評價,絕對是製造對手守備麻煩的利器。

除了進攻層面,防守也同樣是他最重要的價值。Margot在Pacific League(Triple-A)的助殺次數高居全聯盟之冠,並且在中外野的守備有著平均~平均之上的水準。但現階段隊上已有防守功夫更到位的Travis Jankowski,因此也不排除開季從左外野手出發。

 

 

 

 

 

 

 

(未來之星賽Margot的美技演出)

 

當然,Margot並不是完美的選手,21歲的年紀仍有許多不足之處。首先,關於跑壘,儘管腳程飛快,但仍有許多細微的技巧待學習,盜壘的成功率也有提升的空間。此外,防守的天花板各家球探都給予高評價,但腳步的選擇與防守的判斷仍顯生澀。最後則是長打,Margot的長打儘管不若打擊、跑壘般令人期待,仍被給予平均等級的評價,但近年彈道卻趨於平坦,長打數並沒有隨著年紀的增長有所增加(今年在3A的IsoP為.122,略低於小聯盟時期均值.136)。不過考量明年僅22歲,且180磅的體重顯得單薄,未來仍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可期待。

 

 

貧弱打線的解答-Hunter Renfroe

Hunter Renfroe,2013年第一輪13順位選中的右外野手,以267.8萬美元的簽約金加盟教士。《棒球美國》列名百大新秀66、《MLB.com》百大新秀40名。以21歲的年紀開啟職業生涯,但Renfroe在小聯盟卻花了較多的時間適應,特別是每當升上新的層級、面對更高等級的投手時,一開始總會表現地極為適應不良,但若給予足夠的打席,便會以驚人的打擊成績徹底宰殺,接著一階階地攀升往大聯盟。

Renfroe最出色的特質莫過於長打能力。上切式的打擊法提升了彈道,再配合本就相當出色的身體素質,2014年單季21轟一掃各家對其長打能力的疑慮。而本季更將全壘打數一舉推升至30大關,三振率21.6%歷年最佳,打擊率首次突破三成,顯見其打擊技巧漸趨全方位,不單只是盲砲打者。

 

雖然右外野手並不是特別重要的守位,但Renfroe在此位置上的表現卻一點也不落漆。在高中、大學階段,Renfroe曾任球隊捕手,因此有著精準又有力的傳球。事實上,2016球季他共送出17次助殺,排名PCL聯盟第二(對!第一名就是超級新秀兼隊友Manuel Margot)。而守備範圍與判斷能力也同樣被稱許,勢必得以一肩扛起主場Petco Park的右外野區域。

但就像第一段所提及,當Renfroe正式名列開季25人及先發右外野手時,我們應該期待他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適應大聯盟的強度?Renfroe與Margot不同之處在於,Margot的揮棒相當俐落,揮擊姿勢相當簡潔但扎實,因此即便登上大聯盟,也不易因強度劇變,致使揮空率失控。然而,Renfroe的揮棒延伸長,揮擊姿勢較大且不那麼俐落,再加上長打多的打者,三振率本就偏高。若開季打擊率無法墊高上壘率,除對球隊是一大傷害之外,更可能面對多次下放小聯盟的窘境。這一點在開季時便可仔細觀察。

 

未來是你的-重點大物新秀

2015年的All-in策略,不僅沒有幫助球隊戰績起飛,也連帶賠上幾位有看頭的新秀,故去年的狀態以"百廢待舉"來形容則非常恰當。然而,不到一年的時間,受惠於交易策略,球隊農場從聯盟中最為貧瘠,到今年已經可以排入十名左右的水準。尤其近兩年的數筆重大交易,實為農場進補不少。如球隊第四名新秀Josh Naylor、第七名Javier Guerra,以及下段文章要介紹的陣中頭號大物-Anderson Espinoza,最為重要。

 

小Pedro-Anderson Espinoza

Anderson Espinoza,紅襪以200萬的簽約金將其簽下,創下委內瑞拉球員最高紀錄。《棒球美國》列名百大新秀15、《MLB.com》百大新秀13名。與許多中南美洲的球員相同,年紀相當輕就已被球探相中,後以17歲稚齡開啟了職業生涯。

Espinoza有著非常出色的速球,被看好擁有65~70分的潛力。實戰球速約在94~97 mph,極速甚至可以來到三位數。Espinoza的速球並非空有速度,在控球、位移層面,表現都相當優異,表現遠勝於同齡18歲男孩。速球是三個主要球種中評價最頂尖的,也將會是未來最重要的一顆武器。

(High Fastball同樣具有引誘效果)

 

其他球種方面,則以曲球、變速球最突出。曲球的特色在於大幅度的垂直變化,72~74 mph的速度與速球製造極大的速差,12-6點鐘方向的角度,擁有製造打者揮棒落空的極佳潛力。

變速球的發展較不及曲球,配球比例也較低,但狀況好時可以發揮下沉的效果,製造更多滾地球。在未來被看好能發展為平均之上的第三球種。

(變速球有潛力成為第三主戰球路)

 

許多人將其比擬為年輕版的Pedro Martínez,而Pedro本人也如此贊同。兩人的共通之處在於身材都不算高大(Martínez身高5'11''、Espinoza 6'0''),卻都有一顆能噴火的速球。除此之外,Martínez最出色的莫過於彈指曲球與變速球,經常使打者一籌莫展,而這同樣也是Espinoza未來的主力球種。

在紅襪隊時期,Martínez也曾親身相授,並看好小老弟能成為未來的棟樑。若Espinoza未來的發展真能複製"神之右手"的驚人成就,這段師徒情誼也將成為後人津津樂道的軼事。

 

來自加勒比海的未來希望-Adrian Morejon

Adrian Morejon,被譽為2016-17國際自由球員中最好的左投手,自古巴叛逃後,以1100萬超高額的簽約金與教士簽約。《MLB.com》30大國際自由球員第二。雖然只有17歲,但比賽經驗相當豐富。早在2014年的U-15世界盃,就以大賽MVP的身手帶領古巴拿下該屆冠軍。之後,Morejon投入古巴國家聯賽(Serie Nacional de Béisbol),成為聯盟中年紀最小的球員。

Morejon的球速約在90~95 mph之間,而一般認為17歲的他,身形、機制尚未定型,仍是一名有成長空間的選手,未來各方面的發展性皆相當充足。此外,Morejon可投曲球、變速球與蝴蝶球。其曲球的可看性尤為最高,作為主戰武器之一,大幅度的垂直位移、精準的控球加強了威力,而Morejon經常將曲球投至右打者的腳後跟位置,提升揮空率製造三振。變速球多用於製造滾地時使用,也被認為有發展成平均以上水準球路的潛力。

Top Int'l Prospects: Morejon
2016 MLB.com Top International Prospects: Adrian Morejon has a fastball that has been clocked in the 90-95 mph range

 

 

結論:

追蹤這支球隊兩年,今年是第三年,比起前年的迷航、去年的絕望,過去球隊的問題,在今年隨著新秀登場後會獲得相當的改善。

然而,投手戰力的部分,小聯盟暫無適當球員可銜接、王牌Cashner、Pomeranz已離隊、Colin Rea賽季報銷,使得問題更加嚴重,而FA市場也是近年來可看性最低的一年,因此料這將會成為2017賽季的大罩門。目前傳出球隊有意讓捕手兼外野手Christian Bethancourt轉型為投手,且將由曾棄打轉投,也是現任教士助理教練的Jason Lane協助指導,預料可舒緩球隊吃緊的投手戰力(可見現階段有多麼地缺投手XD)。

現階段球隊的指導方針仍以野手培養為主,筆者推測未來有可能將其交易以換取潛力投手,達成逐步重建的目標。期盼教士的戰績可以擺脫悲情,重返季後賽勁旅之列,並且奪下創隊以來的首支冠軍!

 

SOURCE:

Astromets Mind(Blogspot)

Manuel Margot, Eloy Jimenez flash big league promise with defensive gems in Futures Game

What to Expect: Manuel Margot

What to Expect: Hunter Renfroe

 

 

, , , , , ,

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圖片取自聯合新聞網〈中職/郭泓志掰了 獅隊確定不再續約〉
http://udn.com/news/story/7/2105435


看到郭泓志確定不續約的新聞,再檢視他在統一的這三年,不禁讓人再次體會到CPBL的球團「很有錢」:有錢到覺得,很多預算無所謂亂花,球隊資產擺著爛掉也沒關係。

即使在王建民19勝都已經過了十年的現在,郭泓志在MLB留下的成就,台灣球員還是只有王建民、陳偉殷兩人能稱得上比他更好。在2013年初的WBC結束後,雖然一度傳出有MLB球隊對大賽中飆出95M郭感到興趣,郭也接受了測試,但最後還是未能重返美國職棒。再次旅外之途斷念後,郭泓志轉而探詢CPBL的發展機會。

當時為了歡迎這位台灣棒球史上的傳奇左投,CPBL馬上訂定了「旅外傑出球員條款」,讓郭泓志得以不需參加選秀加入職棒。然而,此一條款一訂定後便出現爭議,不僅義大球團表示抗議,已故的前義大總教練徐生明也表示「不要為一個人破壞制度」,長年旅日的許銘傑更質疑條款「為什麼會有此的差異了!所謂的資格的基準是什麼呢」,使得此條款爭議不斷。

然而,聯盟最終是選擇忽視這些聲音,最後由統一獅透過此條款,成功的爭取到郭泓志加盟。為此,統一獅放棄了當年前三輪的選秀權,並開出高達三年3480萬元的當時中職第一身價,這張大約足見統一對於郭泓志的重視。甚至簽下郭泓志後,立刻請他代言7-11的小火鍋,搶先讓大家看到穿著統一球衣的郭泓志在螢光幕上大快朵頤。

郭泓志代言7-11火鍋廣告

隔年,郭泓志以守護神的身分亮相,整年留下48.2局,27救援,防禦率2.59的成績,其中留下67次三振的高三振率是最大亮點。然而隔年2015年,郭泓志因傷直到4/24才首度出賽,整年也只投了9.2局,2016年更是整季未在一軍投過任何一球。以一份三年三千萬的合約來看,這樣的貢獻完全不及格。

郭泓志回台後的第一年球季三振能力依舊驚人

這問題出在哪?

一部分自然出在郭泓志本身豐富的傷病史。儘管MLB生涯後期都以RP為主,但以他的球威而言,要在台灣勝任先發應該不成問題,過去這種回國還能繼續擔當先發的也有曹錦輝、倪福德等例子。過去也有一些球員表示,當先發來說比當後援容易調整的多。

然而統一最終是把小小郭安排在後援位置。以考量小小郭的傷勢而言,如果在後援控制出賽與球數,那負擔確實會比擔任動輒破百球的先發還要小一些。

可是統一獅並沒有這麼做。

在2014年50場的出賽中,郭泓志投超過20(25以下)球的場次有14場,26-30球的場次1場,30球以上的場次4場,總計加起來共19場,總共佔了出賽的38%。其中還不包括8/9統一獅一日雙戰,郭日夜連續出賽,分別投了11球與13球,這兩場再算進來,已經接近一半超過20球,甚至還有最多讓他燒了35球的紀錄。

重了重申郭的傷病史以外,郭泓志已經數年未有過完整球季。2012年他在水手春訓完後就因表現不佳被釋出,之後加入小熊也在沒投球的情況下就離開,2013則只有在年初的WBC正式上場投球而已。一下子要吃下整季的投球已經是一種負擔,就算CPBL的水準並沒有那麼突出,也不代表傷痛過後的郭也能馬上游刃有餘的對付吧?

而冀望郭泓志自陳金鋒、曹錦輝過後,以累積的MLB經歷的人氣打造行銷的策略,最後也幾乎只留下一開始的小火郭廣告便停止。這件事情來講,後援本來就是比先發投手和野手難以作為行銷,統一獅要嘛是評估錯誤,一度以為郭還可以先發,要嘛就是自身早該有郭只能後援的心理準備。無奈依舊像平時的統一獅一樣,在確定要讓郭擔任後援後,還是沒有好好「利用」郭泓志的知名度。而在小小郭因傷無法出賽時,更是直接無牌可打。

現今結果論看來,小小郭確實因為傷勢的關係,沒能留下與三年三千餘萬合約相稱的好成績。但很顯然在教練團的調度上,並沒有好好控管郭的球數,間接導致傷勢復發。而這些現象不只在傷勢不斷的老將郭泓志身上可以看到,近年來許多統一獅花下不少簽約金簽下的年輕投手,如林子崴、陳韻文、江辰晏等,都可以看到養成系統與調度上的混亂。先是先發,爆掉之後轉後援,後援好用就胡亂的一直派上場,結果就是看到從本來有機會擔當前幾號先發的好手,變成只能後援,甚至連後援都頻頻挨打的投手。

這情況其實也不只見於統一獅,CPBL的球團除今年葉君璋率領的EDA犀牛(現改為富邦悍將)以外多少都可見一斑。我不認為球團花上四、五百萬以上簽約金加上高選秀順位,是為了延攬連RP都當得很抖的選手。可是他們卻放任旗下教練們這麼做,統一是如此,兄弟也有謝榮豪、鄭凱文等投手定位養成不清,為了球隊得先發後援兩頭跑的問題,Lamigo更是有許多二軍投手難有上場機會,練習更是經常只在長跑的傳聞出現。

投手的手臂是消耗品,這是連球迷都知道的常識。就算有用球彈性過高疑慮,近年來CPBL呈現嚴重的投高打低也是事實,肇因就是在多年來,幾乎少有養成能獨當一面的土投,使得比賽多半只能靠洋投撐場。看看郭泓志、看看其他投手的養成,不難歸納出現今「好土投難產」的原因。只是如果球隊的教練觀念不改,球團制服組繼續放任,這個投手濫用的亂象,恐怕也是一時半刻難解吧。
 

相關連結

中職》郭泓志條款 義大強烈抗議
http://sports.ltn.com.tw/news/breakingnews/827384

郭泓志專案》破壞體制 徐總砲轟聯盟
http://sports.ltn.com.tw/news/paper/690488

許銘傑加盟中職 不應該透過選秀
http://ottocat.pixnet.net/blog/post/29483282-%E8%A8%B1%E9%8A%98%E5%82%91%E5%8A%A0%E7%9B%9F%E4%B8%AD%E8%81%B7-%E4%B8%8D%E6%87%89%E8%A9%B2%E9%80%8F%E9%81%8E%E9%81%B8%E7%A7%80

郭泓志2014年逐場成績
http://www.cpbl.com.tw/players/follow.html?player_id=R675&teamno=L02&year=2014&gameno=01#

科科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可能是近年看科羅拉多洛磯隊最讓人開心的一則訊息,特別是自從 Tulo 被交易之後。
 
  來自《丹佛郵報》的消息,本季恢復自由身的 Matt Holliday 似乎對於重返科羅拉多洛磯效力抱持開放的態度,雙方有可能會坐下來好好談談再續前緣的事情。

Matt+Holliday+79th+MLB+Star+Game+WaqxrVfuwi7x.jpg
 
  綽號「Big Daddy」的 Matt Holliday 在剛結束的2016賽季以36歲之齡打了110場比賽,並打出94支安打、20轟62打點,平均打擊三圍為.246/.322/.461,在此前的2015賽季,他還曾代表聖路易紅雀隊入選過明星賽;這是他在2009年被交易至奧克蘭運動家隊後(當年換了 Carlos Gonzalez、Greg Smith 和 Huston Street 回來),首度有機會再披洛磯戰袍。

  對於重返生涯起點,Holliday 的態度非常積極正面,接受《MLB Network》的採訪時,他說道:「我認為這是肯定的,洛磯現在是不錯的年輕隊伍,這也是我會有興趣的原因。」;不過由於 Holliday 在明年1月就將滿37歲,儘管他在紅雀隊7個賽季入選過明星賽4次,但是畢竟還是得服老,加上還有價碼上的問題。
 


  洛磯隊由於一壘手 Mark Reynolds 約滿離隊之故,現在正在市場上尋找一名足以頂替的一壘手,現在的 Holliday 也已是無法全季站外野的年紀,轉任一壘手對他來說問題並不大(何況現在跨聯盟賽事也增多,他在對美聯的比賽時還能擔任指定打擊的工作),可是他的價碼可能一年需要千萬年薪左右,這筆開銷對洛磯隊而言是筆需要考慮再三的數目,畢竟球隊目前追求的不是總冠軍;可是換個角度思考,簽下 Holliday 對於洛磯隊而言是有多重意義的。

  「如果我們能在一壘添加一個具有巨大影響力的打者,特別是我們在 Todd Helton 退休之後就沒能找到的領袖,這當然能夠填補上我們球隊中的核心。」洛磯隊的總管 Jeff Bridich 在近日談到有關招募 Holliday 一事如此說道,球隊對於帶回 Holliday 是站在樂觀其成的角度看待,特別是他跟洛磯隊很多人的關係依然維持的很好,當今年9月紅雀隊造訪洛磯主場時, Holliday 還和一些當地的朋友、前隊友一起晚餐,據當時的與會者透露,Holliday 確實是有想過重回洛磯隊的事情。

Matt+Holliday+Pittsburgh+Pirates+v+Colorado+0KtQiyUjJd5x.jpg

  最有趣的角色,要算是洛磯隊新任命的總教練 Bud Black 了,他曾是2007年的聖地牙哥教士隊總教練,當年教士隊因為在例行賽的戰績和洛磯隊相同,因此兩隊在「第163場加賽例行賽」中一決勝負,競爭最後的外卡名額(當時外卡只有一個名額),結果 Holliday 就是最後在延長賽13局,戲劇化滑回本壘、為洛磯攻下致勝分的關鍵角色,而 Black 當時堅持(事實上他以從沒改口過) Holliday 沒有確實觸碰到本壘,那球應該不是 Safe。


Great Moments In Rockies History: 2007 Tiebreaker

  因此,現在談到當年帶著洛磯隊一路戰至世界大賽的英雄 Holliday 是否回歸的議題,Black 站在「洛磯新任總教練」的立場是樂見其成,但是記者話鋒一轉,問起他有關2007賽季的第163場比賽,他馬上話鋒一轉的苦笑說道:「那一刻是洛磯隊的歷史時刻(後來完成隊史第一次殺入世界大賽),可是如果就我的看法來說,Holliday 代表洛磯隊在第163場比賽中......」
 
  然後 Black 停頓了一下,說道:「單就那一天來說,我並不認為他碰到(本壘板)了。」



文:泰瑞克斯
圖:ZIMBIO
影片來源:Denver Post、YouTuBe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 , ,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成立於1876年的芝加哥小熊隊,1907跟1908年成為史上第一支連續兩年拿下大聯盟總冠軍的球隊之後,大概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強的棒球隊了吧!但是萬萬沒有想到,下一次的冠軍,竟然要等到2016年的今天,也就是108年之後。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任何活著的人看過芝加哥前一次封王的比賽。衷心希望,下一次不用再等108年。

 

1987到1989年兩年間,我在芝加哥的DePaul大學念會計研究所。有點對不起借錢給我去唸書的老爸,但那是一段看球跟談戀愛比唸書多的日子。戀愛就是跟我現在的太太(不然也不會在這裡寫出來......),碩士畢業後我們就在芝加哥結婚了(那時候我才懵懵懂懂的24歲,真是好勇敢啊!想不到一轉眼,我們倆結婚已經超過27年了,好像很久;但跟小熊隊的108年比較,又算得了什麼?))。而看球,因為沒有那麼多錢,就是每天在家看電視,Channel 9一年四季總找得到芝加哥公牛隊、芝加哥白襪隊、或芝加哥小熊隊的比賽;再加上9-12月每週末的美式足球Chicago Bears的轉播,看這些球賽就是我在美國唸書時最大的娛樂;甚至娛樂佔比超過唸會計的正業。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我後來從事的工作才會從財務跟會計,轉到現在的運動賽事轉播吧!

 

芝加哥是美國的第三大城,但在芝加哥當一個球迷,實在是一件很虐的事情。我在那裡的時候,無論四大運動的哪一項,總是讓球迷一年又一年的受傷。

 

1985年芝加哥熊隊贏得美式足球超級盃冠軍是那時芝加哥人最大的驕傲。不幸這個隊史第一座超級盃冠軍,至今也是唯一的一座。

 

儘管Michael Jordan締造了一場又一場不可思議的高得分比賽讓我們看得如癡如醉,但芝加哥公牛隊在我唸書的那段期間還沒有贏過總冠軍,一直到我回到台灣的1990年代,MJ才終於帶領公牛在8年內贏得6座冠軍盃,那幾年是芝加哥運動史上最輝煌的年代,全世界最棒的運動員in town加上一座又一座的總冠軍。只可惜隨著MJ的退休,公牛隊一轉眼也20年沒有再能夠在NBA登頂了。

 

芝加哥冰球NHL的黑鷹隊在1961年贏得NHL冠軍之後,也讓球迷等了幾乎半世紀,一直到相隔49年後的2010年才再度捧起史坦利盃。最近幾年黑鷹一直是聯盟的一級強隊,2013跟2015年又贏了兩次NHL冠軍;但冰球在四大賽中聲量相對較小,台灣球迷也比較不熟悉。

 

至於國內最愛的棒球,芝加哥其實有兩支MLB的球隊。球場位於芝加哥南區的白襪隊,以及位於城市北區的小熊隊。這兩個難兄難弟,一直讓芝加哥球迷suffer多年。剛剛提到小熊隊在1907跟1908贏得棒球冠軍,白襪隊則是在1906(哇!所以從1906-1908芝加哥這個城市棒球三連霸耶!What a time!)跟1917也拿過兩次冠軍,之後兩隊一起擺爛。白襪隊要到2005年,也就是跟前一個MLB冠軍相隔88年之後,才再度封王,率先破除芝加哥棒球隊贏不了冠軍的魔咒。但小熊隊的山羊魔咒則繼續持續,一直到今天。

 

芝加哥人其實很有運動家精神也很有幽默感。在台灣,球隊不贏球多數人就不會支持,老闆也馬上決定要賣球隊了(是的,就是在說義大);但在芝加哥,對於小熊跟白襪這樣的萬年爛隊(好啦!實際一點,百年爛隊),大家卻是永遠支持,永遠願意繼續等待,永遠能幽默以對。芝加哥球迷稱小熊隊為Lovable Losers(怎麼翻?值得憐愛的輸家?),意思就是你們雖然總是輸,我們仍然愛你。

 
 
這是芝加哥小熊隊主場,著名的Wrigley Field,不管球隊戰績如何,風城的球迷始終熱情的進場支持。
 

當年剛到芝加哥唸書時,小熊隊的主場Wrigley Field 還沒有裝設夜間照明(1988年起才裝設,但夜間球賽數目受限制),所以比賽通通是在下午舉行,不論是週末還是週間。據說只要有買到小熊隊週間比賽的門票,芝加哥許多(我猜不是所有啦!但聽說是許多!)公司會准予該員工那天下午公假去看球。在那個沒有手機沒有網路的年代,凡是有小熊隊比賽的日子,傍晚下班下課當我們搭捷運L-Train經過Wrigley Field 附近,從L-Train的窗戶大家不約而同會望向球場,看看球場上方飄揚的旗幟,如果出現的是白色底的W旗,那麼大家就會一陣歡呼,恭喜今天小熊隊贏球!如果升出來的是深色底上面有字母L的旗幟,Well…...That’s Cubs-輸球很正常啊!都已經輸了那麼多年了。

 
 

Now這就是運動的文化,這就是企業及一個城市所有居民對自己居住城市球隊的支持。不論輸贏,不論多少年的失望,義無反顧!而這樣子薰陶出來的運動家風度,贏球我們開心歡慶,輸球?那就笑笑,反正棒球一個球季主場有81場比賽(MLB總共162場例行賽),總還有下一場。什麼?球季打完了?那總還有明年吧!明年復明年,就這樣子,這些可愛的芝加哥小熊迷,等了整整108年。我想這樣子的樂觀態度及運動家精神,才是最可貴的資產;不只是對球隊對城市而已,而是對整個民族國家。

 

小熊隊的相隔108年封王,是美國四大職業運動史上最查的記錄。事實上,108年前其他三大聯盟NFL、NBA、及NHL都還沒有成立;NBA的成立甚至還在小熊隊上次打進世界大賽的1945年之後(當年敗給底特律老虎隊,並且就是那年出現了「山羊魔咒」)。

 

所以只要等得夠久,所謂的記錄,總有一天會被打破,只是是不是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就很難說了!我很幸運,看到了史上相隔最久都超過80年的三個封王魔咒一一被打破:波士頓紅襪隊在2004年封王,相隔86年(1918-2004)終於破除了「魯斯魔咒」。隔年2005年,前述的芝加哥白襪拿到相隔88年(1917-2005)的MLB冠軍,而今天,小熊隊啊小熊隊!108年這個史上最久記錄,雖然去年沒有如電影「回到未來」第二集所預言的封王(如果真的發生,那也太神了!應該要頒發奧斯卡特別獎了。),但晚了一年終於被突破。

 

輸球的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現在成為全美四大運動最久沒有奪冠的爐主,他們前一次封王是1948年,距今也相隔有68年之久。命運的安排,讓棒球兩支現存最久沒有奪冠的球隊在今年世界大賽碰頭,而這麼激烈的七場比賽加上第七戰的延長一局之後,不得不說兩隊實力表現調度都不分軒輊,輸贏是時也命也運也,只是棒球之神決定讓小熊off the hook,不用再等待下去。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的球迷或許失望,但我猜想他們應該不用再等40年到破記錄的108年以上吧!

 

克里夫蘭不要難過,事實證明,苦難總有一天會結束的,小熊迷不就撐過來了嗎?

 

 

 

 
 
 
, , , , , , ,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續兩年打進美國聯盟冠軍賽,今年的Toronto可以再上一層樓、攻進世界大賽嗎?

能夠過Texas那關不容易,可以3:0橫掃更是幸運之神完全眷顧。接下來的對手是Cleveland,對方也是3:0橫掃Boston晉級,是個非常可敬的對手。接下來,Toronto該怎麼應付這個敵人?

,

chenshil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有則報導:紐約時報以一篇〈Barred From Baseball (in Taiwan)〉講述台灣棒球放水的背景,以及訪談「黑象事件」的兩位涉案球員:陳致遠與蔡豐安。其中,我對蔡豐安的言論部分抱持著一點不太舒服的懷疑。

對台灣球迷而言,黑象事件雖然也已經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但當時震動職棒的程度之大,一度讓人擔心CPBL會因此解散,讓許多球迷上街呼籲政府重視假球問題,至今仍是記憶猶新。而蔡豐安、陳致遠兩位曾經身為「黃金三劍客」的明星球員,當時他們的涉案也令許多人意外跟痛心。

這篇報導選中這兩人進行訪談。不過,以內容而言,與其說是訪談,大半還是以向英語讀者介紹台灣球界與假球背景為主。而在報導之中,陳致遠的發言還算中規中矩,至少看到他的發言不會被再度挑起那個假球的敏感神經,而因此令人不快。也就是說,就算在這裡看到陳致遠還是想發出噓聲,原因也會是因為過去他曾做過的事,而不是他現在的發言又火上加油了一番。


不過蔡豐安說的話就令人在意了,根據這篇報導,他自稱在拿微薄的薪水教球,且同時拒絕了1.幫派的放水邀約,他表示這是一份能讓他進帳千萬的工作 
2.朋友介紹的大學或科技公司的工作,薪水是現在30K還多兩到三倍
蔡豐安聲稱他拒絕這兩項高報酬的差事,轉而投向基層教球,回饋社會。

這些事情如果為真的話,那即使不會說就這樣完全原諒他過去放水之事,但起碼也多少會同情他認錯懺悔的心態。如同現在部分輿論對於廖敏雄、廖于誠等人打假球之事仍感到不諒解,但也還是肯定他們在基層棒球上的付出,肯定他們在培養小球員上的功勞。

但問題在於,蔡豐安說的這兩件事仔細深究,不難感到有些奇怪之處:

他在1.表示組頭來找他,以他當時的身分,應該組頭想倚仗他在球隊的人脈,做莊宏亮那種牽線人,否則怎麼想,蔡豐安都退出職棒了也不可能親自上陣放水,其他也沒甚麼事情可以幫得上組頭。但問題是親自放水也好,做牽線人也好,放水了有千萬報酬可拿這種事卻很少聽過,最直接的例子就是莊宏亮自己也沒聽說有一千萬。那麼,號稱寧願捨千萬,也不願意做傷害棒球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誇大了?

2.的部分也是一樣的問題,30K的三倍是60K~90K。然而,在大學無論做教練還是其他職位的約聘雇,能拿到快10萬應該都不太是件容易的事吧?至於科技公司上班就更扯了,大部分的台灣球員就算有棒球以外的第二、第三專長,也不會是科技資訊這種高技術密集方面的東西。蔡豐安說他去科技公司上班就能領得到60000~90000,這個價格就算是台清交本科出身的學生去就業,都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到的價碼吧?以科技業而言,蔡豐安學歷上和前段大學沒得比,這點絕對無庸置疑。那沒學歷,他有能拿出來見人,證明他能勝任科技業的相關資格或經歷嗎?這部分也幾乎沒有聽說過。


由於以上兩點,我自己在看過這篇時,對蔡豐安的反感是更加深了。不同於陳致遠,蔡豐安似乎是有意以表現出他是真心悔改,舉各種他可以賺大錢卻沒賺的機會,來凸顯自己的懺悔與現在的清白。但是,他所說的內容,跟現今的社會常理似乎有些偏離太遠了,反而讓人懷疑他這是誇大其詞,甚至可能是憑空捏造。比方說確實有人找他去大學任教,但不是他口中的6萬起跳,或者根本沒人來找過他,或者對方只是隨口說說可以找他,但不是真心的。

是的話,其實放在其他場合,這也只能算是一個小謊。他講本來有一千萬,有60K90K的工作等著他而他不要,這種謊會撒的人到處都是,不差他蔡豐安一個。壞就壞在,他可是一位與「假」連結而臭名昭彰的人,這些真的是他隨口胡謅出來的話,那麼他在這邊所表現出來的卑微感,我自己是認為不只蕩然無存,甚至可以說令球迷感到噁心。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懷疑,也許蔡他真的有機會拿到千萬報酬或60K高薪。但也別忘了,當初他就是因為幹了不老實的事才被球迷唾棄的。如今他要是依然不肯老實,那也沒甚麼好同情的了。


參考閱讀

《紐時》專題再提黑象事件 陳致遠、蔡豐安近況(蘋果即時體育中心/報導)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sports/20161007/963789

紐約時報原文
http://www.nytimes.com/2016/10/10/sports/baseball/barred-from-baseball-in-taiwan.html?_r=0

批踢踢網友seanchy節錄翻譯
https://www.ptt.cc/bbs/Baseball/M.1475830458.A.261.html

科科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chiro.jpg   大聯盟的2016例行賽在前幾天正式結束,旅美的日籍好手鈴木一朗(Ichiro Suzuki)渡過生涯在大聯盟的第16年,42歲,根據日媒的報導,一朗根本沒有要退休的打算,而邁阿密馬林魚對於今年達成3000安里程碑、平均打擊率還有.291的一朗也有續約興趣,所以明年繼續看到他在大聯盟賽場上奔馳,是有很大機會的。     42歲快滿43歲了,曾在日本職棒雜誌企畫上談論過這位「同年但是不同領域選手」的前NBA明星球員 Jason Kidd 老早都已穿上西裝坐在場邊、還當了兩支球隊的總教練,但是 Ichiro 依然屹立不搖在場上,有人美稱他是「當代打擊之神」,稱他是「日本不世出的棒球天才」,各種神話式的傳說、讚美都有,雖然其實對一朗來說,你說他是「天才」,他應該只會笑笑的謙辭。     他不是。     如果要像小弟這樣追隨、信仰多年的「イチロー迷」找一個字詞來形容一朗,不管是「精準」、「執著」、「全心全意」、「專注」,都可以使用,可是如果你要用「天才」,我可能很難茍同,因為能夠有今天這樣的成就、走到這一天,不論是球技、體能、體型、應對,各方面,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一朗「與生俱來」的,全部都是他專注投入、苦心訓練、甚至很多事情已經到了偏執的程度,換回來的。     講打擊;小時候,一朗的身材跟現在一樣毫不起眼、也不出色,只因為父親年少時因傷退出棒球隊、為了完成父親的未竟之夢,因此從小就被父親培養成棒球選手,一朗是右撇子,但父親堅持要他練左打,理由是:「這樣起跑時離一壘比較近」,就為了這個要求,一朗從小就硬練了左打,也因為這項優勢、他在大聯盟創造出無數的內野安打。     父親同時也會帶他上打擊練習場,一個孩子,父親卻要求他:「不要為了省錢而連壞球都打。」,要求他必須要精準判斷來球的好壞才可以出棒,培養出長大後如雷射掃瞄般精確的選球眼;據說因為很早就開始接觸打擊練習場的球,一朗上中學時已經可以打到時速130公里的球。     前日本職棒知名明星球員 稻葉篤紀 在成名後,曾跟記者提起一件中學往事,當時他會故意搭車去隔壁鎮(豊山町)的打擊練習場練習,本來想說當地人生地不熟、練習比較不會受到干擾,結果卻在當地的練習場當中遇到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中學生,不但能夠確實打到120公里的速球,還是站在左打的位置打到,因此當時他無比震驚,沒想到鄰鎮竟然有如此優秀的同齡棒球選手。     他遇到的,就是日後也當過WBC經典賽的隊友,鈴木一朗。     如果你要說鈴木一朗成功的要件,其實道理很簡單、只是我們常人很難辦到而已:他總是專心致志的做好一件事情,把它做到專精、做到極致;要打擊,就要打到可以精準判斷每一顆來球、同時把它打到任何自己想要揮擊到的位置;要練選球,就要練到每一顆來球都可以被精準拆解,甚至還可以在裁判誤判時精準在地上畫出球進壘的軌跡(然後被裁判視作挑釁、驅逐出場);要不被三振,就要做到每一顆球都可以不斷破壞、不斷挑戰對手的耐性,一朗曾經在受訪時說過:「我從高中後,印象中就不曾因為判斷錯誤未出棒而遭到三振,如果有的話,我可以很肯定那是裁判誤判。」     一朗的「一致」不只在球場上、在人生上也是隨處可見的;他總是在賽前固定的時間做同樣的熱身運動、在同一個時間去沐浴、擦拭手套總有一定的程序和動作,從來不會省略或是跳過,甚至在賽前要吃的餐點也是固定由弓子夫人所親手捏的飯糰,而且這麼多年來都只有同一種口味(梅子),當然也是在固定時間吞下肚,一朗唯一一次帶不同口味飯糰去隊上時,是當時效力水手隊時,被洋人隊友們發現他吃的日式飯糰,隊友們吃了覺得新鮮又喜歡,央求弓子夫人也幫忙做幾個一飽口福,結果隊友們吃了幾次就希望能換嚐看看其他的口味(吃膩了),一朗從善如流的幫他們準備了,可是,自己卻依然始終如一的吃梅子口味。     弓子夫人從旁觀察一朗這個人,舉手投足都是一個「偏執」,最有名的例子是一朗睡覺時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側身朝相反的方向翻去,整晚就一直重覆這個動作,一開始時弓子夫人很不解,找到機會就問了一朗,結果卻得到:「我從小就是這樣睡」的回答,細問其原因竟然是:「因為睡覺的時候如果一直把手和肩膀壓在同一邊,會破壞整個身體的平衡。」,弓子夫人當時嚇了很大一跳,自己的老公竟然跟古代的日本武士一樣,就連睡覺的時候都在想著殺敵(打棒球)。     另外一朗的心也永遠保持競爭,所謂的「競爭」不是我們外在所看到的數據、數字,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只有他自己心中認定的「尺」可以表示;曾經有日本記者在一朗在日職歐力士隊創下單季高達.385打擊率的隔年問他,前後兩季有什麼感覺差異?(第二季他的平均打擊率依然有.342),結果他卻驚人的說:「我自己覺得這一季的狀況比上一季更好,打擊的感覺、身體、想要打到的球都能確實擊中,上一季其實並不是『絕好調』的,我反而比較滿意這一季。」,記者不相信的追問,一朗才說出在他心中,真正的標準是跟自己比較的,當外界都在稱讚他超高的打擊率時,內心知道實際打出去的感覺跟自己想要的相去甚遠時,那種孤寂感是很痛苦的、難以被外人理解的,特別是實際上在數據表上的成績很棒,棒到讓大家覺得他只是在庸人自擾;因此,即便他現在老了、退化了、揮棒也慢了,可是究竟有沒有完成他心中的目標、是否符合他「續戰」的標準,真的只有一朗本人知道。     這麼厲害、這麼願意付出、這麼專一的一朗,曾經講過一段話讓我印象最深刻,也是竊以為最能代表他整個生涯故事的話,那是一段有關退休後是否有意願轉任教練的提問,他的回答有點像在開玩笑,卻也讓人發現他對自己「知之甚詳」。     「我想我退休後應該沒辦法當教練吧,絕對沒辦法的,因為很多東西我應該會覺得:『這個不是很簡單嗎?怎麼做不到呢......』。」     一朗當時是笑著對記者這麼說道,可是言外之意有好幾層含意,第一個當然是「鈴木一朗可以做到的事情」跟「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本來就會有差距,他不僅是職棒選手、明星選手,更幾乎是歷史級的球星,要求標準自然有差;第二個,除非一朗碰到一個跟自己一樣,從3歲、5歲就開始「全心投入棒球」、剛好又有偏執控制狂的人,否則,真的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就可以明白每個人對待棒球的時間、心態,都跟自己相去甚遠,真的沒有什麼好要求別人的。     我記得自己當初看到這段話時,一直在想的事情有幾個:「所謂的『專業』,就是要做到這種程度」;「正因為他『專業』,所以能這麼做的人很稀少、難複製」;「你把專業的標準隨便放到一個人身上、希望他能複製成功,也得先看看他是否有付出跟專業同等的努力」;「鈴木一朗真的不是天才,如果你要說的話,他整個生涯故事應該是『地才變成超越天才存在』的故事。」     因此,在神化一朗之前,或許我們都該先想想,鈴木一朗之所以能做到這種程度,他究竟花了多少時間、心血「棒球」這件事情上面?     答案是:一輩子。     所以他不是遙不可及的神,而是一個你從沒真正認識他。   等認識後才會發現他是比神,更神,的一個平凡人。 Ichiro3000.jpg 圖片來源:看光光 ====== 後記 ======     邁阿密馬林魚隊最後於美國時間2016/10/05和鈴木一朗達成合約協議,馬林魚將會執行一朗2017年的球隊選擇權、同時還會在合約中增加2018年的球隊選擇權,本季他在143場比賽中打出.291的打擊率,最重要的是達成個人在MLB的「3000」安里程碑,目前以3030支安打位列大聯盟生涯安打排行榜的第25名。     馬林魚總裁 David Samson 之前曾經說過:「如果一支球隊能有25個一朗,應該可以拿下25個冠軍。」,而今天在確定會和一朗續約之後,他又再開玩笑的說:「會加上2018年的球隊選擇權,唯一理由就是一朗想要打到50歲,他跟我說他是認真的,我想那應該沒問題,也許我們明年又會再加上2019年的合約。」 幾件事補充:   ● 鈴木一朗10月22號將滿43歲。 ● 鈴木一朗和 Johnny Damon 同年,後者已退休5年。 ● 鈴木一朗也和金城武、蘇有朋、田村淳、五月天的冠佑同年(補這條是......?)(還有孫耀威、李聖傑、曾寶儀、宮澤里惠、張智成、黃嘉千、中澤裕子、Paul Walker、Tyra Banks 同年哦) ● 之前MLB也曾有多位「打到50歲」的選手,最年長的是1965年的投手 Satchel Paige(當年59歲),而近代距離50大關最近的野手則是2007年的 Julio Franco,當年他49歲還在MLB打了55場比賽。 ● 另外今年已經53歲的前明星左投 Jamie Moyer 也曾在2012年以49歲之齡在科羅拉多洛磯短暫復出,還主投了10場比賽獲得2勝5負、ERA 5.70的成績。 文:泰瑞克斯 圖:看光光 首圖圖片來源:自家收藏的鈴木一朗相關書籍書影 參考資料:本文相關參考資料主要出自首圖中的個人收藏(如有缺漏再請高手協助補充) 延伸閱讀:鈴木一朗的3000安與4257安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 ,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